[]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幸福感打折 逃离大都市(一)

汇编/外服在线


  
   
幸福感打折 青春在缩水

   
    城市宜居指数正在成为一些中产阶层投资养老房的首选要素。北京某外资企业的高管王亦还不到40岁,就在山水环绕的浙江嘉兴置业了。“我退休了肯定不在北京养老,这环境多差啊。”近年来,伴随着全国各地不断涌现的城市概念,从魅力城市到经济活力城市,从国际花园城市到文明城市,嘉兴在不断发展与努力中探寻着适合自己的全新定位------“宜居城市”,要打造一座集“水、绿、文”为一体的水都绿城。
   
    英国《经济学人》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一线城市的上班族每天平均有42分钟用在上班路上,这个数字居全球之首,城市的拥挤是重要原因。孙晓琳更是需要花3个多小时在上下班的路上。为了打发无聊的上下班时间,她的通勤必备设施从最早的收音机升级到MP5,但仍然无法排遣心中的烦躁。过去让孙晓琳常常夸耀的城市标签----地铁,如今变成了拥挤的代言词。
   
    二三线城市的交通状况则完全不同。步行10分钟上下班是一种常态。“晚上7点肯定能到家吃饭,胃就听话了。”她想的没错。晚餐时间因城市的不同而不同,《广告大观》调查证实了这一结论:在一线城市,75%的人下午6点至8点吃晚饭,而二三线城市,70%的人下午5点至7点晚餐。
   
    幸福本是心理学的领地,但现在研究幸福成了一门经济学。工作5年后,孙晓琳和老公一起咬牙花96万元买了一所位于北京郊区的房子,每月3000元的月供,还有部分借来的购房首付款,尽管她和老公的月薪加在一起有1.1万元左右,但她只感到压力而没有幸福。
   
    一线城市的高房价已经结结实实地绑架了白领的“小资”生活。2010年初,一份名为《中产家庭幸福白皮书》的调查报告显示,中国经济最为发达的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幸福指数却较低,与人均收入不成正比,尤其2009年房价飙升则令很多家庭感到痛苦。自从住房变成一件很“奢侈的事”,家庭幸福感大打折扣。为了负担房贷,夫妻双方必须获得更高的报酬或用更多时间加班。缺少了沟通的家庭生活变得程序化,家成为临时住所。
   
    今年过年回家,孙晓琳发现武汉的同学月入7000元时,不禁感慨“我才是个穷人”----武汉的平均房价只有北京的三分之一,而两地收入差距并不像孙晓琳想象的那么大。北京高昂的生活成本和巨大的生存压力不时捶打着她的内心: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与孙晓琳的纠结相比,毕业于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后留校工作的陈争上,在2009年果断地离开了上海,回到安徽老家开始了创业。“每月5700元的工资,20年才能在上海郊区买套房,要是买市区的房子恐怕30年都不行。”陈争上其实蛮喜欢上海,但他觉得“离我很远”。要想融入这个城市就必须要有自己的“根”----家庭,“这就需要一个硬性指标,有家就要有房子。”
   
    科锐国际区域总监徐晶劲分析,白领从大都市回归到二三线城市,和个人偏好的生活方式相关。二三线城市具有简单、宁静、恬淡的气息,悠闲的节奏意味着有更多的时间享受生活。“我的一些朋友回到杭州工作,每个星期都能游览西湖,这在过去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幸福感打折 逃离大都市(二)
上一篇: 幸福感打折 逃离大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