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找户口还是找工作(二)

中国青年报


  
    许多日子后,“不干了”、“砸锅卖铁也要走”之类的话在王宇心里来回翻腾,都是“违约金一个月四千”拦住了他的腿脚。
   
    “不干了”、“砸锅卖铁也要走”却出现得越来越频繁。
   
    比如,在会议记录、发言稿、各式汇报材料的官样套话中,王宇渐渐感觉无味,他不知道多年来所学的无论专业知识还是思考能力,现在能派上什么用场。又比如,领导掀杯盖,吹茶叶,咳嗽几声,千篇一律布置工作时,他明明说错,下属明明要做无用功,却都俯首帖耳、点头称是----人人都能预见并体验,事情到最后还要从头来过。
   
    再比如,单位一把手动不动将员工当小学生一样训斥。一次,一把手“摆驾”王宇的办公室,王宇正在电脑前做表格,没及时起立问好。一把手当场骂王宇“没家教”,几天后,又当着所有人的面将王宇写的材料掼在桌上,“你他妈的写的是什么东西!”没有人敢吭声。
   
    这样一份工作,让王宇觉得他的思想、理想、知识、激情、自尊,多年奋斗求学所得、最值得珍惜的美好东西在慢慢流失。他想走,也看到许多同事走。
   
    他不能走,当初卖自由买户口的合约写得明白,一个月四千,那意味着他早走一年就要赔近五万元,这对一个在北京,成家、立业、买房都要靠自己的外地人来说,损失巨大。
   
    就算赔得起钱吧,就算像做律师的朋友所说,可以用官司摆平违约金,王宇不是没见过,单位如何扣留那些辞职同事的档案、企业年金......他们一趟趟跑来,一趟趟遇到扯皮,他们甚至都是本地人,没和单位签不平等条约。
   
    5年,日子一天一天过去。
   
    一份不适合自己,找不到乐趣的工作,逼着王宇拿起笔在无眠的夜,回归自己。有时看着报纸或杂志上铅字印着的“王宇”,他总会发一阵呆,有人推门进来,又赶紧折起,塞进抽屉,满脸堆笑看着来者,他又变成那个日渐平庸、甘于平庸、将一直平庸的科员王宇。
   
    时间迈到了2010。
   
    元旦那天,王宇在家收拾东西,劳动合同夹在硕士学位证里。再过4个月,他就可以离开。不知为何,拿着那张“甲方为乙方解决北京户口,乙方为甲方服务五年”的纸,他突然大哭起来。
   
    哭得那么忘情,哭到失声,哭得出现幻觉。仿佛五年前的自己悬在半空,他在轻叹,“咦?迁户口,做‘一等公民’时,也没见你流泪半滴......” (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找户口还是找工作(四)
上一篇: 找户口还是找工作(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