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廉思:让“蚁族”融入城市(六)

中国青年报 记者 唐轶


  
   
“蚁族问题”是不是个伪问题?

   
    中国青年报:有评论说,“蚁族”是一个伪命题,是炒作。因为他们不是一种特殊群体,“北漂族”的概念也已经炒了好几年,你这是新瓶装旧酒。还有人说,“蚁族”的概念,造成青年群体对社会产生抱怨的心态。作为“蚁族”概念的提出者,您怎么说?
   
    廉思:我也听到一些反馈。有人说,“蚁族”是一个伪问题,不需要关注,更不用刻意去解决,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消失。当年的知青比他们更苦,年纪轻轻的“蚁族”凭什么就住大房子?甚至有人说我将几百万人的苦难放大,居心何在呢?
   
    面对这些质疑,有几点我需要说明:
   
    首先,《蚁族》一书里全是原生态的描述,这本书不是报告文学,更不是虚构的故事,书中的数据和描述全部是基于科学的调研和严格的录音整理,我们保留了原始资料,以备历史的检验。
   
    其次,认为年轻阶段多吃点苦是人生的必经阶段,对于这点我持肯定态度,其实“蚁族”自身的奋斗也恰好说明了这一点。但“蚁族”现象也确实反映了我国社会一些深层次的问题,这也是不容回避的。
   
    比如,“蚁族”绝大多数来自经济欠发达地区,其中来自农村和县城的比例分别达54.7%和20.7%,是名副其实的“穷二代”。他们勤奋苦读考上大学,背负着家庭很高的期望,在大学里他们仍然比那些家庭富裕的孩子刻苦得多,但是目睹同学中“富二代”、“权二代”毕业后轻易获得好职位,买房买车,自己却从村到村(农村到聚居村),求职艰难,他们对贫富差距、社会不公的感受是跟其他群体是不一样的。难怪有人得出的结论是:奋斗十年还不如有个好爸爸。这样的矛盾恐怕很难用“年轻人需要多锻炼”这样简单的话语来解释吧!
   
    有些评论家将“蚁族”和“文革”时期的青年对比,认为现代的大学生可以接受到很好的教育而且不会承受被批斗和上山下乡的风险,这样已经很幸福了,所以“蚁族”们根本不需要社会的同情和怜悯。这样的比较法我也不敢苟同。社会在进步,如果老是和以前比,那肯定是好的,可是这又有什么意义?未来的前进动力又在哪儿呢?
   
    最后,我想表达的是,暂且不说百万“蚁族”,哪怕在繁华的大都市里有几十、几百个人这样生活,也是值得关注的。(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廉思:让“蚁族”融入城市(七)
上一篇: 廉思:让“蚁族”融入城市(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