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压力下的80后失去浪漫土壤(三)

南方人物周刊


  
   
告别浪漫

   
    我那时动机很简单,就是想让那些所谓从事教育的大人看看,我们到底是怎么一个状态。但后来发现其实他们根本不会倾听我们的真实想法。他们基本上是与孩子的生活脱节的。
   
    ……
   
    我很难概括自己的个性。我对那些模式化的人格尤为反感,我只是按我喜欢的做而已。我不愿随大流,我是写不出那种“啊,我们光荣的大桥”一类的东西的。——韩寒于2000年
   
    有人会指责我,你这么牛逼,为什么不去写一些实质性内容?那些人所谓实质性内容就是很多社会黑幕吗?但我觉得他很笨,因为连他都知道不能碰,我还会傻到去碰吗?……有一些东西不能写,你就不要去写它,因为你写它没有意义,你改变不了任何东西。
   
    ……
   
    我想要一个和谐的人生。——韩寒于2010年(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压力下的80后失去浪漫土壤(四)
上一篇: 压力下的80后失去浪漫土壤(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