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孩奴”:标签下的爱与怕(六)

汇编/外服在线


  
    不过,再逃避,一年、三年还是很快过去,“生孩子”这个问题怎么也绕不过去了。28岁的司琴说,我还没准备好。
   
    30岁的小安问:那你什么时候才能准备好?
   
    28岁的司琴又开始扳指头,数一二三,比三年前,她更振振有词,不但加上诸多鲜活的事例,还有新鲜的名词,“我不要做‘孩奴’!”
   
    “孩奴?”
   
    “是,孩奴。”司琴吸一口气,“你不觉得一辈子为孩子打拼、忙碌、挣钱,为了一个孩子把生活弄得支离破碎其实是把自己扔回奴隶社会?”
   
    小安不吭气。
   
    司琴继续:“养一个孩子,从出生到上学,哪一步都要操心,哪一步都要花钱。”“咱俩说白了,都是打工的,工资高只是幻象,去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几乎把我们打回原形,教训还不够惨痛?没有经济基础,我们拿什么养孩子?”
   
    小安“哼”一声,“我就不信,穷人家就不生孩子,何况我们还不穷!”
   
    司琴动之以情,“你忍心孩子生下来,吃穿用不如别人?钢琴、舞蹈、书法什么都学不起?在起跑线就输?”又晓之以理,“你炒股最清楚什么叫套牢,生孩子这只股是永远套牢,无法解套,没有后悔药的。”
   
    小安说不过司琴,拂袖而去。
   
    司琴的话在他背后响,“你别走啊,我只是说晚点生,等生活稳定……35岁,你看怎么样……”
   
    司琴也拂袖而去。(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孩奴”:标签下的爱与怕(七)
上一篇: “孩奴”:标签下的爱与怕(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