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孩奴”:标签下的爱与怕(四)

汇编/外服在线


  
责任重大?不想长大?

   
    ■中国青年报 林特特
   
    这几年,办公室里的孕妇就没断过。先是李姐,再是小赵,接着又轮到王娟。一个大肚子挺稀奇,一个接一个大肚子,主任就有些吃不消了。所以打司琴筹备婚事起,主任就给她打预防针,“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国家讲计划生育,咱们单位也要讲计划生育,我看你们几个适龄女青年是不是该排排队?”
   
    主任的话,司琴心领神会,“放心吧!一时半会儿,我都不会生!”
   
    司琴的话绝不是敷衍主任,她是发自真心的。别的不说,在她面前晃的这几个新妈妈,哪一个不是教训?
   
    比如李姐。
   
    生孩子前,李姐是骨干,领导开会点名表扬的是她,年底发红包,分量最足的也是她。偏偏节骨眼儿上,李姐怀孕了,单位说是照顾,分明是免了她的职──主任助理的板凳还没坐热,就被撤下来了。此后,三天两头医院,产前产后休假,即便生完,回到单位,李姐也再没升职的机会,这不是损失,是什么?
   
    再比如小赵。
   
    且不说“生”花了多少钱,自打怀孕,小赵就成日里,一会儿喜笑颜开,一会儿愁眉苦脸;喜的是家里多了新成员,愁的是户口在老家,以后孩子上学,从幼儿园到高中得一路借读,这笔开销哪里来?小赵坐月子时,司琴和同事们去看她,只见她一边给孩子换尿不湿,一边叹气:“收入还是这么多,一下子多了两张嘴”──除了孩子,还有保姆。小赵回来上班后,多苦多累的活儿都抢着干,只为多点收入,司琴有时看她就想起“做牛做马”。哎,一个孩子,生活压力加了好几重!
   
    王娟最明显的变化在于个人形象。
   
    以前的王娟不说艳丽,起码干净整齐。一个孩子生的,她长了好几十斤,拼命运动、节食,也只消下去20斤,司琴看着王娟的脸从丝瓜型涨成冬瓜型。最令司琴心痛的是,王娟整日穿着肥大的衣服,头发不烫不染,乱七八糟,似乎也不太在意。前不久,集团领导来视察,到点没散会,王娟的胸前竟湿了一大片──喂奶时间到了。“毁了!毁了!生完孩子,女人就变得如此狼狈?”司琴暗暗心惊,饶是“生孩子”在她心中,是一项人生任务,那一瞬间,也被打击得万念俱灰。(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孩奴”:标签下的爱与怕(五)
上一篇: “孩奴”:标签下的爱与怕(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