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弟弟眼中的张爱玲(十一)

摘自《我的姐姐张爱玲》


  
   《我的姐姐张爱玲》
   张子静 季季 著
   吉林出版集团
   
   
舅舅看了《花凋》很不高兴

   
    1944年3月,我姐姐在《杂志》月刊发表《花凋》。她从小就常往舅舅家跑,缠着我舅舅东问西问,务必把一些她好奇的旧人旧事问个水落石出。舅舅很疼她,也总是耐着性子说给她听。她写作成名后,舅舅很高兴,常找她发表的文章来看。
   
    可是看了《花凋》,舅舅很不高兴。表妹黄家瑞回忆说,她爸爸读完《花凋》大发脾气,对我舅妈说:“她问我什么,我都告诉她,现在她反倒在文章里骂起我来了!”
   
    我姐姐在《花凋》中第一次写到我舅舅是这样的:“郑家一家都是出奇地相貌好。从她父亲起。郑先生长得像广告画上喝乐口福抽香烟的标准上海青年绅士,圆脸,眉目开展,嘴角向上兜兜着......”这是整篇小说中,对我舅舅唯一的赞美。
   
    接下来的情节,一段比一段赤裸,对我舅舅的批判也越来越不留情:“郑先生是个遗少,因为不承认民国,自从民国纪元起他就没长过岁数。虽然也知道醇酒妇人弄口鸦片,心还是孩子的心。他是酒精缸里泡着的孩子。”前几句或许还可以接受,但是“酒精缸里泡着的孩子”这一句,让当时48岁的舅舅暴跳如雷。
   
    《花凋》中对他们家庭的不少描写也让舅舅很觉不堪:“孩子多,负担重,郑先生常弄得一屁股的债。可是郑先生究竟是个名士派的人,看得开,有钱的时候在外面生孩子,没钱的时候在家里生孩子。没钱的时候居多,因此家里的儿女生之不已。”
   
    我舅舅和舅母共生了五女三男,在外面,舅舅也和别的女人生了两个女儿。据说1951年舅舅还和家里的女佣生了一个女儿。我姐姐在1952年离开上海去香港之前,对于我舅舅在“做人”方面的成就,想必都很清楚。
   
    姐姐和三表姐最要好,她们同年,兴趣、性情也相近。我姐姐写三表姐肺病末期想买安眠药自杀的情形,最使我感到锥心之痛,边看边流泪。我想着:姐姐写这一段的时候,也一定是流着泪,心里难过极了。
   
    三表姐死后,姐姐从香港回到上海。但专心她的写作,很少再到舅舅家。(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会说话行天下
上一篇: 弟弟眼中的张爱玲(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