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弟弟眼中的张爱玲(九)

摘自《我的姐姐张爱玲》


  
   《我的姐姐张爱玲》
   张子静 季季 著
   吉林出版集团
   
   
《金锁记》中的真实人物

   
    夏志清教授在《中国现代小说史》一书中赞誉《金锁记》是“中国从古以来最伟大的中篇小说”。1943年11月,我姐姐在《杂志》月刊发表这篇近四万字的小说。我一看就知道,《金锁记》的故事、人物,脱胎于李鸿章次子李经述的家中。因为在那之前很多年,我姐姐和我就已走进《金锁记》的现实生活中,和小说里的“曹七巧”、“三爷”、“长安”、“长白”打过照面。
   
    《金锁记》开头第二段出现的“那两年正忙着换朝代:姜公馆避兵到上海来......”“姜公馆”指的就是李鸿章的次子李经述家:“换朝代”指的是1912年民国建立。
   
    李鸿章家由祖上起就按着“文章经国,家道永昌”这八个字,为后代排辈取名。李鸿章是“章”字辈,其子“经”字辈,孙子“国”字辈。《金锁记》里的“大爷”,真名李国杰,做过招商局局长、董事长兼总经理,1939年遭国民党军统特务暗杀。他的妻子(大奶奶玳珍) 出身清末御史杨崇伊的家中(杨崇伊之子杨圻则娶李鸿章长子李经方之女) 。这位大奶奶相貌平平,难获李国杰的宠爱。李国杰被杀后,她带着独子过着寡居生活,没事就常到几个谈得来的亲戚家中串门子,我姐姐就是从她的闲谈中,得知外人不知道的李鸿章家庭中的秘密韵事。
   
    文评家都认为《金锁记》女主角七巧的性格非常成功,这固然和我姐姐的文学功力与写作技巧有关,但七巧实有其人。李国杰的三弟李国罴,天生残废(软骨症) ,又其貌不扬,不易娶到门当户对的官家女子。眼看找不到孙媳妇,这一房的香火就要断绝。不知是谁给出了一个主意:去找个乡下姑娘,只要相貌还过得去,收了房能生下一儿半女传续香火即可。这就是曹七巧进入李侯府的由来。
   
    《金锁记》的后半部分情节,多在写七巧爱情幻灭后怎样以金钱和鸦片控制她的儿子长白和女儿长安。曹七巧分家后,就搬到现在的威海路、茂名北路口的二层楼房里,楼下租给一个学校,当时叫民智小学。楼上住的主人只有七巧和她的一子一女,婢仆倒有七八个。姐姐和我喊这曹七巧“三妈妈”,喊长白“琳表哥”,喊长安则是“康姐姐”。
   
    有一年三妈妈“曹七巧”过五十整寿,大宴宾客,我父亲让我代表去参加祝寿。坐下不久,听见一个丫鬟在喊“老太太下楼来了”。众人都向楼梯望去,只见两个丫鬟扶着“曹七巧”款款地从楼上走了下来。她一下楼梯,就不断用一口合肥乡音含笑向众宾客招呼和寒暄。我连忙走到她面前向她跪礼拜寿,她笑着弯下腰扶起我,也笑着问我父亲好。
   
    我退回坐席后,这才有机会仔细地打量她。那天“曹七巧”穿着一件深绿色的宽袖旗袍,很像是和尚穿的法袍或道士穿的道袍。相衬着这身衣服的则是她瘦削清啜的面容;脸上一片灰白,一点血色也没有。我如今还记得,当时远远看去,仿佛看到一个幽灵来到了人间,一点也没有做五十整寿的喜气。(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弟弟眼中的张爱玲(十)
上一篇: 弟弟眼中的张爱玲(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