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李政道与杨振宁(九)

摘自《诺贝尔奖中华风云----李政道传》


  
   
各执一词

   
    事过多年,李政道和杨振宁对于他们两人的合作、友谊和分手都做过记述。由于他们的记述不同而且已晓之于众,便形成了所谓的“李杨之争”。
   
    杨振宁在写于1982年、出版于1983年的《文集》里《初识李政道》一文中写道:“他才华出众,刻苦用功。我们相处得颇投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费米做了他的学位论文导师,但他总是转而向我寻求指导。因此,在芝加哥的岁月里,事实上我倒成了他的物理老师。”
   
    在《和李政道的最后的合作》一文的后记里,杨振宁对两人的合作做了总结:“我对他就像一位兄长。在粒子物理和统计力学领域里,我在1950年代初就已经成了名。我们的合作关系中,我是资深的一方。敏锐地警觉到不应该挡住他的道,我便有意识地往后靠,尽量在事业上扶持他,同时,在公开场合对我们合作关系的实质严格地保持缄默......”
   
    杨振宁在写于1982年的《获诺贝尔奖的论文产生经过:宇称守恒问题》一文后记里,记述了他和李政道合作发现弱作用中宇称不守恒的经过,杨振宁的版本与李政道截然不同:“......4月底或5月初的一天,我驱车前往哥伦比亚做每周例行的拜访。我把李政道从他的办公室接出来,上了车......我们的讨论集中在兹-子之谜上面。在一个节骨眼上,我想到了,应该把产生过程的对称性同衰变过程分离开来。于是,如果人们假设宇称只在强作用中守恒,在弱作用中则不然,那么兹和子是同一个粒子且自旋、宇称为0-(这一点是由强作用推断出的)的结论就不会遇到困难......李政道先是反对这种观点。我力图说服他,......后来他同意了我的意见。”
   
    从他的文章的叙述来看,很明确,弱作用不守恒的发现之功完全属于他自己。更进一步,杨振宁在文章后面加的注里,又把事情的要害和盘托出,他写道:到目前为止,我对与李政道合作的经过在公开场合一直严格地保持缄默......要不是在1979年的某一天,我偶然看到......李政道一篇题为《弱相互作用的历史》的文章,这篇文章含蓄地暗示了许多事情......我知道,有朝一日我必须把真相公之于世......这是杨振宁用书面形式,将他和李政道分歧的要害公之于众的记录。
   
    李政道在写于1972年的《弱相互作用的历史》一文里,当讲到如何解决兹-子之谜的时候,他写道:当阿尔瓦雷兹小组在他们的泡室里没有找到这种5MeV的酌时,我终于清楚了,那时在1956年初,要解决兹-子之谜必须依赖于更深层次的东西;或许宇称是不守恒的,而兹和子实际上是同一个粒子......随后我从吴健雄那里借到一本由齐格班编的有关茁衰变的权威著作,和杨振宁一起系统地计算了所有可能的宇称破缺的效应......在我们把齐格班的书通读一遍后,重新用心的相互作用推导了所有的那些老的公式我们就十分清楚了,在那个时候,甚至连一个能证明在茁衰变中宇称是守恒的实验数据都没有,这说明我们是多么愚蠢!
   
    文章里面到底传达出什么信息,读者可以自行判断。但杨振宁觉得这就是李政道公开他们分歧的证据。(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李政道与杨振宁(十)
上一篇: 李政道与杨振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