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蚁族”打拼大都市

汇编/外服在线


   什么是“蚁族”?坚守在大城市,默默爬行。
   
    随着廉思《蚁族:大学毕业生聚居村实录》一书的迅速蹿红,一个由“落魄”大学毕业生组成的族群----“蚁族”,也正迅速地从默默无闻变得全国瞩目。
   
    “蚁族”这个名字是在今年3月团队的一次讨论时提出来的。廉思在申请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时,使用的是“高校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
   
    从名称上可以看出,这个群体具有三个特点:高校毕业、低收入和聚居。他们绝大多数是“80后”,收入不高,生活拮据,工作不稳定。他们生活条件非常差,缺乏社会保障,绝大多数没有“三险”和劳动合同。
   
   
“蚁族”庞大人数难以估量

    全国到底有多少落魄的(包括待业、失业或半就业)大学毕业生?全国到底有多少“蚁族”? 仅北京地区,保守估计就有10万人以上,加上上海、武汉、广州、西安等大城市里的“蚁族”,全国总数可上百万。 <<<点击阅读>>>
   
“80后”成“蚁族”主力军

    “蚁族”是继三大弱势群体(农民、农民工、下岗职工)之后的第四大弱势群体:受过高等教育,主要从事保险推销、电子器材销售、广告营销、餐饮服务等临时性工作,平均年龄集中在22--29岁之间,九成属于“80后”一代;主要聚居于城乡接合部或近郊农村。<<<点击阅读>>>
   
广州

    广州多个城中村离市中心不远,方便找工和打工,于是成为受欢迎的“蚁穴”。广州棠下、上社、东圃、车陂、杨箕、客村、赤岗、五山、大学城及中山大学北校区周边的城中村都很受“蚁族”欢迎,如上社一带,“蚁族”有上万人。
   
不坚持,就永远是“蚁”

    “希望所有想要在广州扎根的‘蚁族’都能清楚地了解,要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留下,需要的就是坚持,如果没有坚持,‘蚁族’永远是‘蚁’。”这是老“蚁族”老赵的忠告。<<<点击阅读>>>
   
我们是蚂蚁,色彩斑斓的蚂蚁

   
Top Sales进出城中村

    Edwin的生活很有代表性:早上7点半,他准时地从下渡路住所的床上弹起来,在半小时内完成洗漱换衣,8点整挤上地铁。40分钟后,光鲜地步入光鲜的写字楼,“充实的一天又开始了”。
    下午5点半,走出光鲜的写字楼,挤上地铁,Edwin又从光鲜的天河北回到肮脏的城中村。 <<<点击阅读>>>
   
美女变成“多面手”

    这是她第一次租房。住进去后,开始一点一点慢慢添置家当,连挂窗帘用的那条铁丝都要自己买。朋友开玩笑说,现在的她,已经可以改行做水电工、木工、漆工...... <<<点击阅读>>>
   
蚁族的定义和群落分布

    蚁族的定义——“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之所以将该群体称为“蚁族”,是因为这个群体和蚂蚁有许多相似点:高智、弱小、群居。一般认为,“蚁族”主要聚居地是国内各大城市。“蚁族”群体的年龄集中在22~29岁之间,以毕业5年内的大学毕业生为主,税前月平均收入主要集中在1000~2500元。“蚁族”大部分成员(89%)任职于私、民营企业,有32.3%的调查对象并没有与工作单位签订正式劳动合同,36.4%没有“三险”的保障。 <<<点击阅读>>>
   
各世代的“战斗青春”

    “知青代”,“60后”,“70后”,各时代的年轻人,有着不一样的青春和命运。<<<点击阅读>>>
   
北京:唐家岭的“蚁族”

    唐家岭,北京市海淀区北部的城中村,著名的“蚁族”聚集地。这里被称作低收入大学毕业生聚居村,这些“高知、弱小、群居”的蚁族作为“初级北漂”,努力地生活在唐家岭,奋斗在首都北京。
    西二旗北路把上地软件园和唐家岭隔离成了两个世界:南边是成片绿地,高级写字楼;北边是被称作“北京不可缺少的贫民窟”------唐家岭村。唐家岭人把这里称作“大唐”。
   
“天堂”

     1987年出生的侯昭巍,老家在黑龙江省某林场,大学毕业后来到北京。他喜欢唐家岭的生活,“如果不需要挤公交,在唐家岭生活有点像天堂,物价便宜,生活方便。” <<<点击阅读>>>
   
买房

    张旭东讽刺自己是“铁公鸡”:哥们儿在一起很少请客,自己住的是3平方米平房,每月房租200多,还要上公共厕所。张旭东是为了多存钱,能在北京买套房。 <<<点击阅读>>>
   
脆弱

    他常常觉得自己脆弱,他的脆弱来自于弱小。这种脆弱,让他常常感到压抑。“如果我的能力增加了,我才不会感到自己弱小。”<<<点击阅读>>>
   
“补偿”

    在王彦看来,当年大学的扩招,让他们这些基本没有希望上大学的孩子顺利上了大学。“人生最后获得的成果是需要付出的,所以,现在艰苦些,全当是对当年轻松上大学的补偿。” <<<点击阅读>>>
   
变化

    7年前,李雅斯就住进了唐家岭。去年底,他换工作,又搬回了唐家岭,让他惊讶的是,“唐家岭像个南国小镇,简直不敢认了。” <<<点击阅读>>>
   
武汉:“蚁族”生存调查

    在全国大学生毕业人数最多的武汉,这一群体被称为“江蚁”。江城究竟有多少“蚁族”?有人说有至少5万人,也有人说接近10万人,但记者连日走访,始终未能得到一个准确数字。
   
现状:江城“蚁族”分布在城中村

    记者连日探访发现,他们集中在洪山区的熊家咀、陈家湾、小何西村、纺织路等,东湖高新区的东湖新村、曙光新村......这些高校周边的城中村。(<<<点击阅读>>>
   
居住:为省房租,住进毛坯房

    像杨雪梅、李明的居住地一样,租金300元以下的城中村出租房,便是“江蚁”们在这座繁华都市里暂时的家。(<<<点击阅读>>>
   
工作:下班后摆地摊贴补生活

    低微的工资无法满足“江蚁”们日益增加的生活成本,不少人开始另谋出路:打第二份工、自己做小生意等。 <<<点击阅读>>>
   
饮食:“固定菜谱”和二手微波炉

    “工资太低,现在一天吃饭也就只敢花10元钱,还得照着固定菜谱来。”李明说,他知道小摊贩做的东西不是很卫生,但眼下顾不了那么多。 <<<点击阅读>>>
   
梦想:期待“蚂蚁搬家”成功

    就像“蚂蚁搬家”一样,“江蚁”期待找到新的高薪工作,期待在武汉买房,期待最终在这个大城市获得成功。<<<点击阅读>>>
   
专家建议:不妨可放眼二三线城市

    近年来,二三线城市在国家一系列鼓励扶持政策下,正展现出更多的就业机会和更具潜力的发展空间。并且,在竞争力偏小的情况下,人才更容易得到重视和发展。将目光转向二三线城市,也许是“蚁族”们的另一条出路。<<<点击阅读>>>
   
   
    专题编辑:Shannon
    投稿信箱:editor@efesco.com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蚁族”打拼大都市(一)
上一篇: 大城市永远是年轻人的梦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