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青年是否一定要蜗居大城市?

中国青年报 东方晓白


    
    编者按
   
    “世道艰难,中国寻梦一代正逃离昔日梦想之地。”这极其煽情的“标语”出现在某网站的专题里。那是一个关于“逃离北上广”的专题,在“蜗居”、“蚁族”这些交染了若干社会情绪的词汇的反衬下,北京、上海这些曾经承载了年轻人梦想的城市,开始变得让人爱恨交加起来。逃离还是死扛,坚守还是离开,对于那些曾经做过或者正在做着“大都会生活梦”的青年来讲,实在是一个艰难选择。
   
    在一个经济快速发展、矛盾加剧、贫富差距拉大的社会,在“富二代”的张扬与“贫二代”的艰辛形成鲜明对比之时,怀揣理想的年轻人,如何在现实中安放自己的青春?《中国青年报》推出“青春何处安放”系列讨论,倾听您的诉说和见解。

   
    说“世道艰难”多少有些修辞上的夸张,但现实中飞速飙升的房价,确实让很多奋斗在“北上广”的年轻人沦为了“蚁族”,即便是求得一个“蜗居”的念头,恐怕都有些奢侈。俗话说安居乐业,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中也将衣食住行定在金字塔底,然而在这里,繁华背后却是坐不宁、寝不安。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决绝地离开这些无法安顿自己青春的大都市呢?
   
    我生活在一个并不特别发达的二线城市,有着一份还算稳定的工作。虽然有些时候不免有些“阶层坠落感”涌上心头,但收入也还说得过去。这个城市的房价在4000元至5000元之间,我运气比较好,在房价开始大规模飙升之前就按揭买了房子,每天骑车上班也就四十分钟左右。在这座城市里,我的生活质量大体上能算是中下等吧,别看它不太发达,但有钱人多的是。好在我不太喜欢和别人作横向比较,大多时候我只是和自己做纵向比较,看自己的生活是否有所提高,所以我的心理满足度尚可。
   
    我也曾有过到一线城市发展的念头,但是理性比较之后,我还是退却了。不妨现实地打量一番,如果去北京工作生活,我是绝对买不起目前我所住的这样的大房子的。上下班路途中交通拥挤所忍受的肉体和精神痛苦暂且不论,单单一个北京户口,恐怕就要为我设置很多障碍。我们两口子都没有北京户口,将来有了孩子,入托怎么办,上学怎么办?即使你挣钱比较多,入托和上学(中小学)的事情都可以摆平,将来孩子高考怎么办?让孩子再到户口所在地参加高考吗?当地会不会有学校再接受你都很成问题。想想这一大堆现实的问题,“大都市生活梦”还是被我彻底放弃了。
   
    我能理解现在的年轻人渴望挤进大都市的念头和行动,大城市里丰富快速的资讯、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相对充足的就业机会,还有它推动你不得不前进的气场,这些资源是二三线城市无法企及的。但是我们必须正视的是,大城市无论怎么发展,它都不可能无限制地容纳所有憧憬它的年轻人,它终归是有一个“饱和度”的。当它处于“相对饱和”的临界点时,它无疑会有意无意地设置一些有形或者无形的门槛,这些门槛在一定程度上提醒着渴望融入它怀抱的年轻人,挤进大城市是需要高成本的。
   
    媒体视野中呈现出来的“蚁族”的生活状况读来让人辛酸,辛酸之后,其实我更渴望能有一份客观的调查呈现一下这些“蚁族”选择大都市的理由。是随波逐流还是环境所迫?他们有没有掂量过在大城市生活的成本?如果退居二三线城市谋生,他们有没有可能要比“蚁族”的境况好一些?离开“北上广”是不是真的无路可退?遗憾的是,更多时候,我们似乎只正视了“蚁族”蜗居境况的无奈,而没有放在更大的视野中寻求解放“蚁族”的出路。
   
    志存高远的年轻人是不是一定要在大城市里安顿自己的青春?社会又该如何扭转年轻人一股脑要挤进大都市的念头?最近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明确了推动城镇和中小城市发展的战略方向,该战略旨在扭转过度向大城市集中的人口分布结构。这一政策转变能否扭转年轻人挤向大城市这一趋势背后强大而固有的内在动力,任重道远,有待观察。
   
    年轻人有梦想终归是好事,但是那几个屈指可数的大城市能否容纳所有年轻人的梦想,安顿他们的青春,这却值得每一个有梦想的年轻人理性掂量。不是谁都有资格挤进大城市的,这不是势利,而是现实。(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大城市永远是年轻人的梦工厂
上一篇: 是什么让我们“长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