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沪住院医师培养制度引争议(一)

中国青年报 白雪


  
   
医院暂停招收医学毕业生

   
    11月16日,赵钢德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签订了工作意向协议书,原计划明年1月份入职,当天还支付了5000元的违约押金。但是当晚,上海交大网站上贴出通知,为配合上海市拟在全市实行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养”政策,毕业生暂时不能与用人单位签约。
   
    近在眼前的“入职”变得遥遥无期,今年30岁、学医10年的赵钢德可能还要再作为住院医师培养3年才能成为一名医生,他觉得很郁闷。
   
    在一些论坛和网站上,这些医学生意见很多。
   
    有人觉得这项制度没有考虑到学医者的生存需求:医学专业本来就是所有高等学科内学制最长的专业,每个医学生家庭每年为孩子付出的学费、住宿费、生活费等至少两万元,累计已达十几万元,本来期望孩子二十六七岁毕业后有个稳定工作,如今突然又要“培养”,年届30岁而不能确定工作单位,不敢谈婚论嫁,更别指望买房过正常的日子。
   
    医学毕业生们担心,培养期间只能拿到1000多元的工资,户口得不到解决,其他待遇也得不到保障,沦为医院的免费劳力。
   
    除了待遇问题,学生们还担心自己的水平是否能得到提高。赵钢德表示,医院里已经有本科实习医生、硕士博士实习医生、进修医生,如果一下子再来一大批“培养人员”,而且这部分人“不属于医院”,带教医生恐怕很难会给这批人实践机会。即使参与轮转三年,这些人的水平也很难得到实质上的提高。
   
    更让他们担心的是,由于培养人员不是医院的人,注册地点也就不在医院,在医院干活就被迫成了“非法行医”,一旦发生医疗纠纷,只能自己承担。而且,医院为了防止出现这种情况,也许更不敢让培养人员动手操作。
   
    更让一些硕士、博士郁闷的是学制与培养的冲突。在中国,医学生的学制有很多种,有些临床方向的硕士、博士,已经被要求在校期间参与临床实践,还有一些是曾经在临床上工作过再深造的学生,本身已经有临床实践经历。
   
    一位复旦大学医学院的博士告诉记者,自己是在临床岗位上工作后才考博的,本打算毕业后去医院工作,但现在“由于这个一刀切的政策,要和本科生一起回炉实习”。这个33岁的博士担心,自己的临床经历在新制度面前一概为零,进修反而让自己成长更慢,“等我成为医生的那一天,已经36岁了。”(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沪住院医师培养制度引争议(二)
上一篇: 沪住院医师培养制度引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