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我不是一个强势的领导(二)

中国青年报  


  
   
弱势的他赢得大家敬重

    ■灵雨
   
    何总工程师是我们研究所党委成员中最年轻的一位,平时大家都叫他“何总”,比起其他几位所领导,何总似乎不太像一位领导,工作之余的他和下级打成一片,大家也以取笑他为乐,胖乎乎的何总生就一张笨嘴,被属下取笑了也无力还击,你经常可以看到他黑着脸、装作很生气的样子骂道:“臭家伙没大没小!”
   
    何总特别热爱足球,虽然他的身材有点像中年发福的马拉多纳,球技却不敢恭维,在球场上他却经常“以上欺下”,愣是利用“职权”给自己安了一个足球队队长的头衔。在球场上,迫于他的“淫威”大家不敢不传球给他。何总在球场上的糗事经常被广为流传,有一次和外单位举行一场友谊赛,对方一个长传不偏不倚闷在了何总的肚子上,这一下闷得不轻,何总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比赛结束后,何总来不及换下球衣就回所里值班了,一位新来的女同事见到何总雪白球衣上那清楚可见的球印大呼:“何总,您的肚子被球闷到啦?!”此言一出气得何总脸发绿:“臭丫头你懂什么!这叫胸前停球!”
   
    所领导中何总是最后一个换车的,最早何总开一辆除了喇叭不响哪儿都响的老捷达,每次足球队活动都要征用他的捷达,搞得车里永远充斥着一股臭球鞋味,臭味的浓度足以让女同事们花容失色。去年老捷达终于被淘汰,何总开上崭新的帕萨特,他打定主意:“以后这车绝不载球队那帮臭小子。”但是几天后,我便看到何总一脸不情愿地开着他的新座驾,载着四个球友驶出研究所的大门。
   
    不强势的何总也有强势的一面,何总分管科技处,去年,因为一个重要的新项目和分管资产部的所领导顶上了。
   
    科技处接到一个新项目,据说是建所以来最大的项目,所需元器件全部要从国外采购。以往新项目招标都由资产部负责,但是这次何总非要让科技处与资产部一同搞招标,他的理由是,这个项目不同以往,对材质要求极高,引进的元器件哪怕性能参数只有微小的差别都会直接影响到最后的科研成果,在业务会上两位领导争论得不可开交,“标书必须由两个部门一同起草,招标工作必须由两个部门协作完成,这个项目必须做漂亮!”最后何总拍着桌子、一口气喊出了三个“必须”,何总这次是真急了。最后,招标工作果然由两个部门共同完成,项目鉴定时与会专家一致认为“总体达到了同类项目的国际先进水平”。
   
    何总究竟是怎样一位领导?在何总喊出三个“必须”之后,似乎不好界定了,不过同志们,特别是球队那帮“臭小子”,虽然嘴上还是一如既往地挤兑他,但是内心却多了几分敬重。
   
    今年五一,何总要回老家探亲,临走前向我借了一张数码相机的储存卡。节后还给我后,无意中发现里面还留着他在老家拍的照片,我从中看到了何总最本色的一面。何总的老家在安徽南部,父母都是茶农,自小家里很苦,但是他天资聪慧,学习又很能吃苦,一直读到博士,如今已是副局级领导。何总的照片里有家乡的山水,有田间的农民,还有家人的合影,其中一张被人抓拍的照片挺有意思,何总卷着裤角、端着一只海碗正和几个农民模样的人蹲在地上吃饭,回到家乡的他俨然一农民。
   
    有一次我坐何总的车去部机关开会,在路上我对何总说:“您总是这么随和,有时候觉得您不像一位领导。”他听了笑着说:“你们是不是觉得领导就得高高在上?其实领导就是别人给你一岗位,让你做一些特别的工作,仅此而已。”
   
    对事业的执著让何总在工作中很强势;而内心的平和又让他在生活中很“弱势”。 (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我不是一个强势的领导(三)
上一篇: 我不是一个强势的领导(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