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边缘人:那些轻飘飘的同事(二)

中国青年报


  
   
   
就连当绿叶都排不上队

    ■倪岚
   
    在研究所,如果你说刘鹏程是块金子,估计没人表示异议。可你要是问他是什么样的一块金子,估计也没人能答得上来。
   
    刘鹏程的专业是哲学。这是个光听名字就很深刻很让人崇拜的专业,如果再加上他鼻梁上厚厚的镜片,刘鹏程给人的第一印象非常老夫子。他现年28岁,单身,跟那些急于“脱光”的大龄男青年不同,刘鹏程对所里大姐们成人之美的爱好一点都不体谅,总是嘿嘿一笑,“不急不急”。
   
    热心周到的大姐们开始还以为刘鹏程脸皮薄,不好意思,一度蜂拥而至,几次碰壁之后,刘鹏程便无人问津了。好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识好歹的就刘鹏程一个,大姐们做媒的积极性不久就如往日一般高涨。
   
    研究所里还有不少单身男博女博,主任甚为忧心。当一家文化公司找上门,称有貌似相亲活动欢迎参与的时候,主任激动地给单身同志放了半天假,鼓励大家一定不要空手而回。就在众人摩拳擦掌之际,刘鹏程又特立独行了一回,态度坚决,“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这事成了贴在刘鹏程身上的标签。每每有新来的同事,但凡被大姐们“举荐”的,都知道刘鹏程的大名。“就是他啊?”小张的口气颇多失望,原来还以为是眼光高才“不急不急”,其实挺有自知之明的。刘鹏程自此被盖棺论定。
   
    不知道是不是刘鹏程太拒人千里之外了,类似活动或大或小的又有过几次,可谁也没再提起他。由此推而广之,部门联欢、K歌之类的娱乐活动,大家也自动忽略刘鹏程,他也从不主动问起,更不会要求参与。
   
    唯一一次,刘鹏程参加春季郊游,还闹了个不大不小的笑话。眼看就要出发了,小张清点人数,数来数去就是少一个人,小张急得大声嚷嚷,还有谁没来呀?大家群策群力,冥思苦想把所里的人挨个排查一遍,无果。小张开始犯嘀咕,难道是我记错了?就在所有人莫衷一是的时候,刘鹏程出现了,填上了数,这场莫名的乌龙总算适时总结了。
   
    我们都说,刘鹏程的成长方向肯定是个严肃的学究,我们热衷的这些活动在他眼里是太不务正业了。刘鹏程的桌子上摆满了一摞一摞的大部头,《灵魂论》、《人类理解论》、《人性论》,艰涩深奥的哲学名著常常让我们望而却步,妄自菲薄。
   
    小张说,研究所这样的地方,很多人喜欢装高深,桌上的书退休了都来不及看。不过,刘鹏程除外。刘鹏程来得早走得晚,轻飘飘地,一声不吭猫在书堆里,一坐就是一上午。有好事者统计,除了去往洗手间的必经之路,否则难觅刘鹏程踪迹。
   
    主任感叹,刘鹏程这样躲进小楼一心钻研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看着我们的目光里,都多了些恨铁不成钢的遗憾。所里收到的一个研讨会邀请,为期两天,会议地点风景宜人,论坛题目跟哲学相关。谁都在这个时候想到了刘鹏程,可上意难测,主任最后定了王奎,学问能力不如刘鹏程,但脑子活泛,尤善交际应酬。
   
    这比什么好听的都能说明问题。他对刘鹏程的赞许仅限于口头上,在其位而不得不说。主任是个特别讲究生活情趣的人,今天去郊区小住,明天去泡个温泉,间或插花遍尝美食。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我们以他为榜样,吃喝玩乐的脚步遍及各处,时不时交流一下,互通有无。
   
    由是,刘鹏程显得愈发“出淤泥而不染”了,小张说,差距太大,当绿叶都排不上队。我们都有自知之明地对他敬而远之,刘鹏程也是一如既往地深沉,不苟言笑。刘鹏程的名字越来越符号化,除了那些学术期刊,那些科研成果评比,我们不知道还了解刘鹏程什么,或者,还能跟他交流什么。
   
    不过,既然是领导心里都不认同的外围人士,我们貌似也不用对他太费心力。(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边缘人:那些轻飘飘的同事(三)
上一篇: 边缘人:那些轻飘飘的同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