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虚荣的贫困(续)

柯裕棻


  
     文学作品对于女性追求物质或虚荣的欲望有深刻的描绘。
   
     在小说里,男性的欲望对象多半是财富、权力位置或是女色(有的时候是男色),而女性的欲望对象则比较复杂多变,既幽微且深刻。对世人而言,女子的欲望似乎是个恐怖的无底洞,一个虚荣的女子多半没有好下场,也不应该有好下场。福楼拜写了《包法利夫人》,菊池宽写了《珍珠夫人》,杜穆里埃写了《蝴蝶梦》,菲茨杰拉德写了《了不起的盖茨比》,这些故事里都有一个浮华的女性角色,其欲念之强烈,要不是毁灭了自己,就是毁灭了他人。在中文文学里,即使没有这样一个描写女性欲念的代表性小说,至少有一部《红楼梦》讲了王熙凤,一部张爱玲的《金锁记》讲了曹七巧,和一个背负数十年罪名、真人真事的、据说浪费无度的陆小曼。
   
     所以,如果相信了消费社会的驱策,以为人生的重点已经不是工作,而是消费或者游乐,那么一不小心就可能沦为包法利夫人。即使把自己嫁给了医生,无尽的挥霍不但无法拯救自己失去的人生与青春,也无法使欲望的马车停下脚步。
   
     在消费社会里刷卡的快乐其实不那样彻底,拼命买东西的自由也不是那样容易满足,社会的规范终究会追赶上来,一无所有的可能依然存在。虽然,驱使我们往前狂奔欲罢不能的是这个消费社会,然而使我们跌落泥泞一无所有的,也一样是这个社会。 (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29岁前的人脉理财法
上一篇: 虚荣的贫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