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虚荣的贫困

柯裕棻


  
     不少二三十岁的上班族大概都曾面临相同的生活道德难题:想买的东西永远超过自己能够负担的范围。
   
     如果真的放任自己为所欲为,那么,每年十月份各大百货公司的周年庆时期,真是危机重重,一不小心恐怕会倾家荡产,不等到打折结束即债台高筑,以至于接下来的一年都得努力偿还这笔冤债。造成这种结果的首要原因,除了物质凌驾精神、人的欲望无限之外,信用卡这种预先交易的负债制度也是要害之一。
   
     解决这种窘境的法子不外是:A、学着管好自己的欲望;B、学会精打细算;或者,C、把信用卡剪掉。如果这三点都做不到,只好等着负债了。
   
     社会学者齐格蒙特-鲍曼在《工作、消费与新贫》一书中分析,对从前的社会工作伦理而言,贫穷的原因不外是赚不到钱或找不到工作。如果有了工作,有适当的劳动、储蓄与休息,那么一个人就不会是穷人,也不会负债。可是我们跟前是另一种消费社会的诡计,这个崇尚并且鼓励消费的社会造成了虚荣的负债。这种社会的贫困是看不见的,它看起来光鲜亮丽,丰衣足食,它虚荣的贫困来自失当的消费。
   
     一个人即使有了工作,仍有可能负债累累,只因为这个社会不断激起人的欲望,不断使人从消费中获得暂时的满足和更大的不满,从而追求更多的消费,永无止境。
   
     也就是说,从前的人很可能清贫,什么也没有,两袖清风,自以为穷得很风雅。现在的人却不再如此。现在的贫穷要不是完全赤贫、流落街头成为游民、排除于社会结构之外,成为所谓的下层阶级,就是名字底下负债数十万数百万,却仍然坐拥昂贵物品,人生全然倚靠名牌堆砌出一个表象。如此,实质的金融经济于人生而言,已经不如虚拟的负债数字和名牌的符号意义了。
   
     在新的消费文化现象中,女性的角色显得格外醒目与重要。
   
     在近年广受欢迎的美国电视剧《欲望都市》里,女主角凯莉恋鞋成癖,浪掷千金,她周身名牌的代价是信用卡负债数千美元。日本偶像剧《大和拜金女》中的女主角神野樱子,直接言明了爱慕虚荣的人生观。这个一心想嫁入豪门的空姐,住在狭小阴暗的租屋里,房里堆满名牌衣物,却吃泡面过日子。如果这些角色真的反映了某种不同以往的工作态度、人生观和价值观,那么,无疑这种人生已经不再从工作中求取成就与自我实现,工作的目的只是为了能够花钱、谈恋爱,并且付出下个月的信用卡循环利息。在这个极端的例子里,工作只是这种人人生当中最底层的那道底线,是为了使这一切都能持续运作下去而不得不然的现实底层。
   
     这是工作与消费的大逆转,从表面上看来,人生的重点似乎从工作转为消费。工作尚且有个严苛的规范伦理可言,消费则没有伦理只有欲望。一旦进入了欲望的层次,难有规范。
   
     这种人生的表象与现实之间,暗藏一个隐隐的危机。这危机在于,如果有哪个环节出了错,人生极可能忽然一无所有。这时候想要清贫,想要无欲,都来不及了。
   
     这个诡诈的环节仍是工作,如果没了工作,就借不到钱,还不了债,没有信用,遑论消费。这是消费社会的诡计,人人得学着成为一个懂得自我控制的消费者。这过程非常痛苦;正如同早期资本主义要求人人学着成为一个有伦理的工作者一样。不论是像清教徒那样在工作中求取永世的福祉,或是像希腊人那样以自我的修身享乐为存在的意义,在这些追求的背后,总有一套难以违逆的社会规则。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虚荣的贫困(续)
上一篇: 将“抠门”进行到底(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