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钟“情”爱“美”的白先勇(三)

摘自《白先勇----情与美》


  
   《白先勇----情与美》
   作者:刘俊
   出版社:广东省出版集团,花城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年01月
   定价:38元
   
   
爱“美”

   
    白先勇的“美”,在生活中表现为对日常生活中“美”的细节的敏感、对仪表风度的注重和对青春活力的赞赏;在创作中则表现为对精致、细腻、完美以及能体现“美”的文字、色彩、节奏、形象的不倦追求。
   
    白先勇人生经验中对美的深刻记忆,最初应该来自儿童时代在上海的那次看戏经历,与昆曲的偶遇,使他无意中撞进了中国传统艺术“美”的后花园。与“美”的邂逅令他从此与“美”结缘。在成长过程中对文学的爱好和痴迷,使白先勇有更多的机会接触中外文学中的“美”,这种人生路向强化了白先勇对“美”的敏感,并培育出他自觉的“美学”意识。在日常生活中,白先勇对“美”的敏感首先表现在对色彩的喜爱和运用上。在香港读小学时绘画出色,作品能参加画展并得奖,就得力于他敏锐的色彩感----这种色彩感后来在他的小说创作中同样有着突出的表现。此外,凡是服饰、美食、家具这些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生活“细节”,白先勇无不用心讲究,并将这种“讲究”渗透到小说世界,在他的小说中,除了人物“美”之外,其他从衣着打扮,到饮食肴馔;从公馆布置,到舞厅格局;从色彩搭配,到人物命名,乃至文字的节奏安排、视觉效果,也都带有以“美”的原则精心“设计”的痕迹。
   
    白先勇自称是个“唯美主义”兼“完美主义”者。在他的内心世界,充满了对“美”的渴望,对于邪恶深怀恐惧,对于丑陋则难以容忍。他不但在生活中注重美的细节,讲究美的形式和品质,而且在艺术上,白先勇对“美”也从来都是念兹在兹,唯此为大,有时他对“美”的坚持,甚至到了“固执”的地步:1984年,白先勇为了电影《金大班的最后一夜》中的一个镜头,和导演白景瑞意见不一,白先勇认为那个月如和金大班相爱的镜头拍得不美,力主删去,而白景瑞则觉得该镜头拍得不易,有意保留,结果引起争论,白景瑞为此颇为恼火;2002年,尔雅出版社欲出《台北人》典藏版,为了这个典藏版《台北人》的封面设计,“一个封面,来回琢磨了一年,变成他和尔雅出版社发行人隐地的噩梦,还闹得设计者曾尧生的工作室人仰马翻”。但在白先勇“艺术是一点都不能妥协”的坚持下,典藏版《台北人》在换了17个封面后,最终以顾福生的画作《严寒室暖》为底图,曾尧生为之配上金色,再加上董阳孜的咖啡红题字,典雅富贵精致华美地“亮相”了。一年的辛苦,17次的反复,才换来了典藏版《台北人》封面“美”的结果。白先勇对“美”的一丝不苟,由此可见一斑。(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钟“情”爱“美”的白先勇(四)
上一篇: 钟“情”爱“美”的白先勇(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