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钟“情”爱“美”的白先勇(二)

摘自《白先勇----情与美》


  
   《白先勇----情与美》
   作者:刘俊
   出版社:广东省出版集团,花城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年01月
   定价:38元
   
    在属于文学“外部”世界的文学创作行为和对文学功能的认识领域,白先勇用“情”尚且如此之深,进入到文学的“内部”世界----文学作品,白先勇的“情感”呈现当然只会更加丰富和强烈。从总体上看,悲悯情怀是白先勇文学世界的“情感”核心,他的大多数作品,都是表现人在情感、文化、历史(时间)、命运、道德、政治等力量的宰制面前,所呈现出的无力感、苍白感和无奈感,当然,在这个过程中,白先勇也描写了人的挣扎与反抗,然而,大多数情况下挣扎与反抗都以“失败”告终的结局,正饱蘸着白先勇对“人”浓厚的悲悯之情----人能掌控自己的地方,实在不多。
   
    在悲悯情怀的笼罩下,白先勇在作品中表现了怀旧之情、追悼之情、宽容之情和坚执之情----在某种意义上讲,它们其实是悲悯之情的具体载体和呈现形态,也就是说,悲悯之情是白先勇对生存世界中的一切人、事所持的一种总体情感,而怀旧之情、追悼之情、宽容之情和坚执之情,不过是一些具体的情感形态,它们和悲悯之情分属不同的感情层次。悲悯之情是“种”,而怀旧之情、追悼之情、宽容之情和坚执之情则是“类”。
   
    在白先勇的文学世界中,怀旧之情大都附着在那些“背井离乡”的内地人身上,对于他们从内地到台湾,有些还从内地经由台湾又到了海外,白先勇赋予了他们浓厚的怀旧之情。追悼之情与怀旧之情虽然侧重有所不同,但两者之间具有某种内在的一致性----都是对“过去”的难以忘怀和追忆。
   
    坚执之情是白先勇笔下的小说人物非常突出的一种情感形态,就是为情所困,难以自拔,最后不惜毁人毁己。这些在面对“爱”的时候犹如烈火一般熊熊燃烧狂野异常的人物,他们在“爱”的世界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坚执和激情,足以惊天地,动鬼神----这些人物的魅力也正在此。或许在他们的身上,不无白先勇情感欣赏的趣味,然而,他们在爱情上最终都无一例外地遭遇失败的结局,又透露出白先勇对这种坚执之爱终难成功的悲悯。
   
    “情”在白先勇的生活和创作中无处不在,造就了白先勇人生中“情”的一面,而在白先勇的人生中占据重要位置的另外一面,就是他时刻不忘、孜孜以求的“美”。(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钟“情”爱“美”的白先勇(三)
上一篇: 钟“情”爱“美”的白先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