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钟“情”爱“美”的白先勇(一)

摘自《白先勇----情与美》


  
   
   《白先勇----情与美》
   作者:刘俊
   出版社:广东省出版集团,花城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年01月
   定价:38元
   
   
钟“情”

   
    白先勇的“情”,在生活中体现为亲情、友情、爱情、事业情、慈悲情、艺术情;在创作中体现为在悲悯之情笼罩下的怀旧之情、追悼之情、宽容之情和坚执之情。
   
    白先勇“生于忧患”(抗战时期),七八岁时得的一场肺病,又使他“与世隔绝”,这样的历史、生存环境和“被人摒弃、为世所遗”的悲愤感,导致了白先勇尚在儿童时代,即有不同于同龄人的丰富“情感”,不但“看见院子里的梧桐落叶,竟会兀自悲起秋来”,而且“时常感到一种莫名的悲哀”。因病隔离而形成的“向内转”的“情感”指向,使白先勇特别能咀嚼自己的内心世界和体察别人的心理波澜,前者使他很早“就产生了一种人生幻灭无常的感觉”,后者则令他能很敏锐地感受到别人的痛苦,“别人不快乐,连我也会感到不舒服,不好受。”聪颖的天资再加上独特的病中经历,使白先勇的情感形态既早熟又敏感,情感体验既丰富又细腻。
   
    在情感上敏感而又早熟的白先勇,在他看取世界和感受人生的时候,自然也就会带有强烈的“情感”印痕。在现实生活中,白先勇对母亲的情感依恋,和对父亲的“英雄崇拜”,都带有强烈的情感因素。他对明姐的那份怜惜,体现的也是浓烈的姐弟之情。在马来西亚的怡保找到15年未遇的堂姐白桂英,他欣喜异常,与堂姐紧紧相拥;回到桂林故乡见到儿时的亲戚兼玩伴,他情难自抑,与亲人促膝长谈。在与朋友相处时,他总是能以他的真情、热情感染人,团结人,让朋友感受到他的感情温暖。朋友(许芥昱)遭遇不幸,他用文字写下他的悲戚,朋友幸福(李欧梵)他在笔底记录下他的欢喜。看到朋友们在创作上收获丰硕,成绩非凡,他总是不吝赞扬,以书写和评说的方式,为朋友们加油、鼓劲,及时送上“内行”的夸奖。他与挚友王国祥几十年的深挚友谊,足以证明他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有情人。
   
    生活中的白先勇至“情”至“性”,作为作家的白先勇同样是个“至情”之人。对于创作,白先勇的“情”体现为两个方面,一为他对创作本身的“深情”和对文学功能的认识,一为他在作品中投注和表达的“感情”。对于文学创作,白先勇把它视为宗教一般神圣和重要,以庄严肃穆之心待之----用“情”之深。对于文学的功能,白先勇不止一次地表示文学“就是唤起人类常常处在休眠状态中的恻隐之心”,“就是唤起人的同情,做受苦受难及未得公平待遇者的代言人”----因此,当1986年法国《解放报》向全球100位作家发出“你为何写作”的问卷时,白先勇的回答就是“我写作是因为要把人类心灵中无言的痛楚变成文字”,强调“文学就是情感教育和美的教育”,注重“情”在文学中的重要性。(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钟“情”爱“美”的白先勇(二)
上一篇: 钟“情”爱“美”的白先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