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为什么妻子不爱我们了?(二)

南方人物周刊


  
   
    苗颖的糟心事更在后面。“有一天,他的所长打电话给我,通知我赶紧到他们单位去一趟。”
   
    所长告诉她,这回是她的男人犯案了。她手脚冰凉地展开了前夫的口供,里面他不仅坦白了自己的贪污行径,还交代他与一个犯人的家属长期通奸。
   
    “事情发生后,朋友们纷纷劝我与他离婚。并且我还知道了,那男人曾四处传播我是性冷淡,以此想引诱她们上床。我那时连性冷淡是什么都不懂。我把最好的青春给了他,他让我一直以为性生活就那么几个动作。直到我遇到了上一任情人,才真正体会到了性高潮。”
   
    对于离婚,苗颖倒是相当冷静,“我好像翘首以待他出事似的,总算抓住把柄能从中解脱了。”
   
    无论前夫是跪地求饶,还是软硬兼施,苗颖离得毅然决然,而又格外洒脱。
   
    “他把结婚证藏匿起来。他知道我好面子,觉得离婚是件丑事,不想让单位出示证明。于是我上诉法院,申请解除夫妻关系。”
   
    “我对他明说,除了儿子,我什么都不要,一切家当全部归他。不知我这样做,算不算‘净身出户’呢?”她心酸地笑道。
   
    《1999年民政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自1980年起,中国离婚人数为34.1万对,1990年上增为80万对,1999年是120.1万对......
   
    苗颖无疑是当年百万离婚大军中的一员。
   
    “1999年时,结婚、离婚跟今天不同。人家说现在结婚就是‘九块钱’,离婚值个‘十元钱’(工本费)。我们那会协议不成后,须经法院受理,再捱上一个月的调解期,才能盼到裁定----双方解除夫妻关系。” 她说到“盼”字上深深吸了一口气。(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为什么妻子不爱我们了?(三)
上一篇: 为什么妻子不爱我们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