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科学实验的伦理代价(五)

摘自《中国青年报》 杨芳 文


  
   
分歧

   
    消息很快传开了。周围的许多朋友恭喜姐妹俩终于重逢。相比之下,伯恩斯坦夫妇和莎因夫妇反应更大。2004年9月,当他们在葆拉的公寓相见时,好比失散多年的亲戚,一下子拥抱在一起。葆拉的母亲开始号啕大哭。
   
    “我的天啊,”艾莉斯的父亲盯着葆拉惊呼道,“你看起来和艾莉斯高中的时候一模一样。这真是不可思议!”他还开玩笑说,如果当初领养了葆拉,或许现在已经荣升外公了。
   
    在各式各样的假设中,最多的假设莫过于“如果你的家庭收养了我,我会变成你吗?”答案最终是否定的,因为姐妹俩逐渐发现了彼此的分歧:一个喜欢自由,一个向往稳定;一个抱定独身主义,一个拥有幸福的家庭。
   
    最激烈的一次矛盾爆发源于约见律师。当艾莉斯与葆拉商量咨询内容时,葆拉的回答让她大吃一惊。
   
    “我想知道凯瑟琳未经我允许,就帮助你联系亲属,这种行为是否合法?”“什么?路易斯-韦斯之家私自把我们分开是否合法,这才是你应该计较的!”
   
    “我很生气凯瑟琳告诉我你的存在。”“难道你希望我从未找过你?”
   
    葆拉迟疑了,轻轻地说:“不管怎样,那都是过去了。”
   
    葆拉事后坦言,自己并不喜欢沉溺于往事。她在日记里写道:“如果我和艾莉斯从小共同长大,我肯定不会那么孤独无助。但我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个我的存在。”
   
    但毕竟血浓于水。姐妹俩最终在一部电影中达成和解。通过艾莉斯导演的这部电影,葆拉意识到妹妹的生活方式并非难以接受。现在,她为艾莉斯的才华感到自豪。当记者致信葆拉,询问两姐妹是否依然存在争执时,她说“几乎没有”。“我们不像最初见面时那么介意一些东西了。”(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科学实验的伦理代价(六)
上一篇: 科学实验的伦理代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