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科学实验的伦理代价(三)

摘自《中国青年报》 杨芳 文


  
   
重逢

   
    当艾莉斯的飞机在纽约降落时,葆拉正在公寓里收拾房间。作为一名自由撰稿人和电影批评家,葆拉小部分时间是在家照顾2岁的女儿杰希。
   
    2004年4月13日早晨,葆拉陪着杰希上完体操课,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我并不想这样贸然告诉你,”对方说,“但你有个双胞胎姐妹。”“你是谁?”“凯瑟琳-鲍罗斯。”这位路易斯-韦斯收养之家的收养服务部主任,终于帮助艾莉斯联系上了葆拉。
   
    此时,窗外下起了倾盆大雨。葆拉觉得“心口好像压了块木板”,“完全无法呼吸”。看着记事本上“艾莉斯-莎因”和“巴黎”的字样,葆拉拨通了凯瑟琳的电话。“你好!”电话里传出和自己几乎相同的声音。“艾莉斯?”葆拉这才意识到拨错了号码。经过长达35年的分离,这对从没说过话的姐妹,现在开始煲起了电话粥。她们约好第二天见面。
   
    毫无疑问,双方都紧张极了。“你一定是艾莉斯。”姐姐首先打招呼,“我是葆拉。”没有眼泪,也没有拥抱,这对骨肉只是拘谨地握了握手。她们互相打量着:深棕色的大眼睛,带点俏皮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纤细的手指------她们的长相完全一样,除了头发颜色和长短不同。
   
    “我们的确是同卵双胞胎。”艾莉斯打破了僵局。她们拥有太多的相同之处:说话时挑动眉毛,喜欢高挑的男生,习惯吮吸中指和食指,对同一种药物过敏,在大学里是女权主义者,爱听乡村女歌手的民谣,甚至童年和同一款名叫“布奇”的棕色泰迪熊睡觉...... (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科学实验的伦理代价(四)
上一篇: 科学实验的伦理代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