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科学实验的伦理代价(一)

摘自《中国青年报》 杨芳 文


  
   
   
寻亲

   
    有关葆拉收养前的一切,除了那张照片外,就是路易斯-韦斯收养之家的档案了。正是这家收养机构,于数十年前将小葆拉交给了伯恩斯坦夫妇。该福利院成立于1916年。创办人路易斯-韦斯是个德高望重的犹太人。他希望借此为本民族的孤儿寻找家庭。与普通人不同,被领养子女一般拥有两套出生证明,分别是亲生父母、领养父母的姓名和领养时间。然而,并不是每个被领养子女都可以随意查看这套证明的。随着二战后收养高潮的到来,美国大部分地区密封了这些原始资料。在路易斯-韦斯收养之家的所在地纽约州,被收养子女必须向法院提出申请,获准后才能得到相关信息。
   
    2002年秋天,艾莉斯-莎因就面临这样的问题。这位居住在法国的作家兼电影制片人,也来自路易斯-韦斯收养之家。在出生9个月后,她被来自俄克拉马州的莎因夫妇领养。与远在纽约的葆拉一样,艾莉斯本来并不为自己养女的身份烦心、孤独、迷惑或痛苦。在她眼里,养母林恩-莎因才是“真正的母亲”。“她在我6岁时就去世了,”艾莉斯提及此事依然十分惆怅,“但我觉得她永远在镜子里面默默注视着我。”
   
    死亡的阴影自始至终笼罩着艾莉斯。尤其当年龄逼近33岁------养母就是在这个年龄去世的------一种莫名的紧迫感促使艾莉斯渴望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她从养父马蒂-莎因那里得知了收养机构的名称,并向纽约州立收养信息申请处提出申请。半年后艾莉斯得到了答复。答复中除了表示路易斯-韦斯之家将尽快处理此事外,还多了张生母基本情况的表格。在国籍和年龄的地方,分别填写着美国和28的字样。
   
    巧合的是,艾莉斯本人也在28岁那年首次怀孕。当时她正在布拉格电影电视学院读书。几经平衡,这位单身女性在家庭和学业之间选择了后者。“我眼前浮现出一个怀孕少女,挣扎在纽约的下层社会,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孩子。”艾莉斯一下子原谅了生母的无奈之举。
   
    至此,这个寻亲的故事也就结束了。从那张语焉不详的表格中,艾莉斯推测出生母并不愿意和自己相认。她搁下这事,回到自己在巴黎闹市区那间10平方米的公寓里,继续过着“波希米亚式”的随性生活。(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科学实验的伦理代价(二)
上一篇: 科学实验的伦理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