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办公室里的独行侠(二)

中国青年报 


  
    她身高有1.75米,作为一个女生,仅仅这一点就让她在南方城市里拥有了足够的“识别度”;她穿40码的鞋,鞋跟从来不超过3厘米;头发永远留不长,没有人见过她穿裙子。这样的阮鸣,永远摆不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供人赏鉴,和温婉柔媚的女同事在一起总是让彼此觉得尴尬。
   
    阮鸣的爸爸妈妈工作很忙,她从小跟着爷爷奶奶一起长大。爷爷是当年从山东派去的南下干部,对阮鸣要求严格。所以虽然在苏州长大,阮鸣却没有江南女子的任何特征。
   
    大一的时候,阮鸣住在一个著名睡懒觉宿舍,每天一二节课,大家啃着小笼包气喘吁吁往教室狂奔,快到门口了,其他三个脚步都会慢下来,等着阮鸣冲在最前面喊“报告”。时间久了,阮鸣也觉得奇怪,这个时候再当缩头乌龟,也不是她的性格,索性独来独往。时间长了,阮鸣的独行状态成了仅次于身高的第二特征。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阮鸣拍第一个专题片,领导派了工作十几年的老洪给她做摄像。那天约好7点台里集合,老洪7点半才到,到了现场,老洪并不急着拍,穿着一个大汗衫,慢吞吞地把摄像机扛在肩上,并不往前凑,而是使劲儿把镜头往上推:“晃点儿就晃点儿吧,这样现场感更强。”
   
    回到台里,镜头不够,再喊老洪出门,老洪百般推辞。阮鸣急了,自己扛起摄像机就走了。整个专题片的制作,阮鸣再也没有找老洪做摄像。这样一来,阮鸣彻底把老洪给得罪了。从那以后,阮鸣的特征又多了一个,“扛机器的女高个”。
   
    现在阮鸣在电视台的节目中心工作,工作不是很忙,但是每天都得坐班,办公室的女生总爱扎堆说些护肤美容的话题,早晨上班开始思考午饭去哪里聚餐,吃完午饭又相约傍晚一起瑜伽。“连体婴儿一样的生活不适合我”,阮鸣用自己的方式抗拒加入任何“小组”。
   
    阮鸣也不是没有朋友,只是这些朋友都太过形而上,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一个很好的朋友开了咖啡馆,她随手递给同事们一些消费券,大家相约一起去时,她又总是有了别的安排。在西塘旅游,她给每个同事都带上一把折扇,但是回到办公室,却又淡淡地不知道怎么送给这些小女生。办公室里的友谊很危险,阮鸣总是这样说。
   
    她说自己交朋友最怕带有目的性,那会亵渎她的友谊。而实际的情况是,她的很多段友谊都因为害怕沾上柴米油盐味儿渐渐地消失在人间烟火中。
   
    每到节庆之前,都是阮鸣最忙碌的时候,除了日常的节目之外,加班也是家常便饭,忙乱的时候,她甚至希望这些叽叽喳喳的女生都回家休息,她好清静下来加加班把活儿赶出来。尽管阮鸣常常干好几个人的活儿,却没有人真正感谢她,大家都觉得工作是阮鸣的需要,给她活儿干是对她的成全,阮鸣游离在办公室里的几个小圈子之外,在开心网最红火的时候,阮鸣也没有接到哪怕一个来自同事的邀请。时间一长,她又成了“办公室里的孤儿”。(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办公室里的独行侠(三)
上一篇: 办公室里的独行侠(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