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美国人的“中国观”(三)

汇编/外服在线


  
   
   
中国需要更多的信息传播渠道

   
    谢淑丽(Susan Shirk)1971年第一次来到中国,作为美国研究生访问团的一员,她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20多年后,她担任美国国务院亚太事务副助理国务卿,成为克林顿政府的中国问题专家。
   
    我对中国的外交政策印象深刻,总体看来中国所起的作用是非常有建设性的。因为政策的制定者非常清楚,中国的崛起令一些国家感到威胁,他们正很努力地消除这种感觉。他们的工作,可以打高分。即便在中日关系和台湾问题上,中国的政策也越来越务实,这让中国赢得了更大的国际影响力。
   
    去年人们看到了中国民族主义的勃兴,但其实过去10多年它一直处在上升通道中。我想,这种情况部分是随着中国国力增强自然发生的,另一部分则和爱国运动有关。
   
    民族主义并不总是负面的,它也可以成为正面的力量。在地震中的携手互助,让我们看到了一种对国家的认同感,而当中国人为奥运、载人航天飞船感到自豪时,民族主义都是很好的、健康的。
   
    当然,民族主义这个词本身有一个略含贬义的隐喻,我们总是说,我是patriotic (爱国的),而你是nationalistic (民族主义的)。民族主义的潜在威胁是排外,它可能给政府压力,迫使它选择一些并不符合国家利益的外交政策。
   
    我总觉得制度比文化重要。我1970年代第一次来中国,那时没人努力工作,去建筑工地,会发现工人都在晒太阳,但现在每个外国人都会说,他们真努力!一样的文化,但激励体制不同了!
   
    美国人在世界上占据统治地位的时间太长了,中国的崛起是他们必须学会适应的,我与奥尔布赖特(美国前国务卿)共事时,她会说“多极化”----这个词是中国愿意提及的词。我们正在进入需要合作的世界,当然,当球场上选手越来越多,合作也就越来越困难,但方向就是如此。我也希望,美国的新一届政府能够做得比他们的上任更好些。(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美国人的“中国观”(四)
上一篇: 美国人的“中国观”(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