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美国人的“中国观”(一)

汇编/外服在线


  
   
生活在小地方更接中国的地气

   
    何伟(Peter Hessler)出生于密苏里州的哥伦比亚市。1995年他申请加入美国志愿者组织的“和平队”,来了中国,一待就是10年。
   
    1996年到1998年,何伟在四川涪陵度过了两年支教生活,并出版《江城》一书。有人评价说,“何伟的笔下是真中国,是连一些生活在中国的青年人都不知道或拒绝认识的中国。”
   
    1994年我第一次来到亚洲。在此之前我对亚洲并没有什么兴趣,更别提中国了。但是我想从东方回家,从英国一路搭乘火车经过俄罗斯,穿越西伯利亚。老实说,当时来中国的唯一理由就是这段铁路的终点是北京。我原本以为,我不会在中国待多长时间,最多一两周罢了。
   
    我到了中国,立刻发现这个国家的不同。你可以触摸到它的活力。尽管那时我只是个根本不会说汉语的老外,但我能感觉到,这里人人都很务实聪明,尽管他们看到外国人时会有古怪反应。总体上说,中国是一个越来越向外界开放的国度。于是我把首次中国之行延长到了6周。就在那次旅行之后,我开始寻找机会重返中国,并在这里生活。
   
    我申请成为“和平队”的一员,被派驻到了四川的小城市。这对我来说是个好事,我去过北京和上海,知道那些城市有很多外国人,会让我难以自觉地学习中文和了解中国人真正的日常生活。
   
    涪陵是我的第一选择,当时这是“和平队”最远的一个派驻点。生活在这样一个小地方你几乎看不到什么外国人,我喜欢这种挑战,我也喜欢长江和那里的风光。我最初的目的很简单,只是想教书并学会够用的中文。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开始慢慢有了写作的自信,最后,我觉得我能动笔写这个地方了。
   
    很多外国记者并没有进入过一个中国单位与中国人共事过,而我在涪陵的岁月对我的写作有着难以想象的重要影响,虽然我已经离开它有10年了,但这段经历让我更接中国的地气。它建立了我感知中国的大部分方式,我觉得自己在写作时比大多数外国记者更投入感情。
   
    以前我没有研究过中国,所以对这里的人和物反而没有什么强烈的态度或意见,它时常使我觉得你缺乏相关的知识不是坏事,因为中国变化太快了,如果我1980年获知了什么有关中国的东西,到1996年它也早已过时----中国已经变成另一个国家了。(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美国人的“中国观”(二)
上一篇: 美国人的“中国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