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骆新:户口有时像鸡肋(四)

作者/金姬 原载新民周刊


  
    麻烦的事情还不止于此。作为一名电视人,骆新经常会出境制作节目。“幸好上海外办效率很高,我的因公护照出境很方便,但因私护照就没那么走运了。”如果骆新要和家人出境游,不得不回北京办理,当天还不能拿,因此至少来回两次。“我前一阵子想去香港看一个朋友,我和老婆女儿的证件必须都到北京办,有时不能一下子全办下来,最后变成我们分批去香港。”
   
    最让骆新担心的是女儿的上学问题。“我女儿15岁,在上海念初三。今年她要考高中,需要出具居住证。这个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她和其他上海户口同学不一样的是要提供一些证明,证明她的户籍、住处、民族等,这些都是我亲自跑到到浦东新区社发局办的。”骆新为了女儿的事,没少跑北京。
   
    当年姜昆有个著名相声段子《着急》,提到主人公老纪的小孩入托的事。因为孩子不属于幼儿园那一片管区,所以幼儿园要让老纪所在的工厂开介绍信,介绍到幼儿园。但工厂希望托儿所先开介绍信,否则觉得没必要先给幼儿园开……等到老纪两边磨破了嘴皮跑断了腿,终于让两边开好了介绍信,他的孩子都六岁半了。
   
    骆新的女儿最近也遇到类似情况。“我女儿的民族跟着我爱人一样是满族。虽然北京户口本上写着她是满族,但上海这边需要我到北京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再开一次证明。而北京那边认为户口本已经注明了,没有必要再开一次。我就这样来回折腾了好几回。”骆新认为,京沪两地很多政策不接轨,让拿居住证的人日子过得不安心。
   
    如今,已是上海市政协委员的骆新迫切感到自己需要一个上海户口。“按照规定,除了港澳人士,在上海的政协委员必须有上海户口。”骆新笑称,“为了不让有关部门为难,弄得我不办也不行了。”
   
    骆新的爱人周女士也有好几次拿到上海户口的机会,但她都放弃了。她说,她和骆新到上海后为了户口的事讨论了好几回,觉得上海和其他很多中国大城市今后的发展趋势就是逐步放开户口限制,让人才实现真正的自由流动:“我们一直认为女儿长大成人的时候,户口就不是一个羁绊了。”
   
    骆新也表示:“一座城市的户口吸引力其实并不大,关键是它是否能够提供一定的平台和资源。如果其他地方有更好的职业发展,我相信大多数人才也会考虑离开上海另谋高就的。只是在当下,对于一个有小孩的在上海的家庭而言,上海户口才显得相对重要。” (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告别“隐形生活”(一)
上一篇: 骆新:户口有时像鸡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