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职场精英变家庭主妇后(一)

作者: 叶梓 来源: 腾讯


  
   
“丁克”家庭添了双胞胎

   
    我出生在一个大家庭,在兄弟姐妹中,我个性最开朗,学历最高,也最好强。毕业后我进入了教育系统,工作几年就被评为先进教师,局系统要奖励我一套房子。上世纪80年代的上海,房子的“指标”很金贵。因我当时没成家,有人出主意,就让我父母单位各出一半钱把房子买下来。我觉得父母出了钱就该住新房,父母很开心,答应我将来结婚时搬回来住。但两年后我要和简风结婚了,父母却不提旧话。毕竟是自己父母,我纵然委屈也不好诉说。
   
    新婚之夜,简风提出,生养孩子的“成本”太高了,他一点都不想做父亲。我那时一是想趁年轻事业上多出成就,二来情绪不佳,觉得两代人的沟通比工作还复杂,因此也同意做“丁克一族”。婚后没半年,朋友鼓动我去南方发展,我被说动了,就征得简风的同意去了深圳,一干就是五六年。这期间我跳槽好几次,最后在一个大公司做主管,帮老总打理十几家工厂。站稳脚跟后,我考虑到长期分居对感情不利,就向老总提出,让简风也进公司,老总答应得很爽快,让简风负责抓一个工厂的生产。可是不知为何,简风很不安心,人际关系也弄得很糟糕,我托人给他换了一个厂,他还是干不好,还对我发牢骚,认为深圳处处不如上海。
   
    双童有些伤感地摇摇头,说她拗不过简风,很快就跟他一道回了上海。回到上海,我进了某知名保险公司,从基本业务学起,很快就成了金牌保险经纪人,收入一度很高。简风一会儿经营酒吧,一会儿炒股票,从我手里先后拿走十几万元,最终这些钱都打了水漂。换作别的女人,肯定会闹得天翻地覆,可我是个粗线条的人,对钱不是很上心,而是把感情看得很重,没与简风计较。
   
    在结婚的第八个年头,有一天早上起来我感到不舒服,冲到卫生间干呕。我以为生病了,就去了医院,没想到化验小便结果呈阳性。听到医生说“恭喜你,你怀孕了”,我觉得好像在做梦。如果是早几年,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去做人流手术,可也许是年龄大了,我想,孩子是上天的恩赐,既然有了,就生下来吧。
   
    那天等简风一进门,我就告诉了他。他没有喜出望外,但也没坚决反对,让我自己“看着办”。我决定把孩子生下来。9月多月后,我被送进手术室,当医生把两个粉团团抱到我眼前时,我高兴得眼泪流了下来:没想到我做了一对双胞胎的母亲!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职场精英变家庭主妇后(二)
上一篇: 职场精英变家庭主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