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挣扎在面试歧视中(六)

中国青年报 文阳洁


  
面试者永远是亚种人

   
    祝茗和面试的“蜜月期”持续得稍长点。
   
    “说实话,正儿八经被面试的过程我感觉都挺良好的。”祝茗说。
   
    她面试的是某著名民营语言教学机构教师,人力资源部的工作人员通知的时候倒是把流程讲得清清楚楚,其中最让祝茗兴奋的是,面试结束后还有在职优秀教师的示范环节。
   
    “看看人家的优秀老师是怎么教学的,对我这样的新人也是提高,当时觉得用人单位这个安排特别好,能帮助我们这些新老师成长。”
   
    但祝茗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个环节让她的面试遭遇滑铁卢。
   
    “我上学的时候就挺注意教学实习,经验还算丰富吧,在模拟课堂就感觉特别游刃有余,结束的时候我拿余光瞟了瞟,边上的几位面试官都在暗暗点头,心里就有谱了。”
   
    但有一件事儿让祝茗稍微有点闹心。
   
    “我们模拟教师的时候,面试官就在下面扮演学生,经常捣捣蛋,提点不着边际的问题,据说是为了考察我们的课堂控制能力。”祝茗说,对这个说法,她颇为接受,但是在用人单位看来,她的“接受”似乎更接近“顽抗”了。
   
    “到他们的优秀老师示范课堂教学的时候,我就自告奋勇当学生,我真是打心眼儿里想看看人家是怎么控制课堂的,说真的,当时面试官扮学生弄出的有些问题我还真处理不好,所以诚心诚意想跟人家学。”
   
    让祝茗意外的是,她的“诚心诚意”被理解成“故意捣蛋”。
   
    “当时那个示范的优秀教师就讲不下去了,直接中止了模拟课堂,对我说‘有你这样捣蛋的学生吗?’”但祝茗说她做的不过是把自己在当模拟老师时面试官的表现复制了一遍。
   
    “还是那几个点头的面试官,看我的眼神----那叫一个‘同仇敌忾’。”祝茗故意倒抽了一口寒气。
   
    “后来我也想明白了,毕竟人家是来招聘的,我是应聘的,人家是给饭吃的,我是去讨饭吃的,怎么可能平等对视呢?”祝茗撇撇嘴,“谁让我们是毕业生呢?”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面试:双向选择 有的放矢
上一篇: 挣扎在面试歧视中(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