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中国式减薪”(六)

央视《经济半小时》 主编:周人杰 记者:康敬锋


  
   
专家认为,高管限薪最重要的是要做到高管薪酬透明化

   
    面对金融危机带来的经营困局,东方航空采取了尽力压缩成本的止血手段。而这些种种措施,都是以高管降薪为源头。在大家都需要勒紧裤带过日子的时候,高管的薪酬到底该不该降?这已经不仅仅是个经济问题,它所带来的道德争议也在不断被放大。记者也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杨瑞龙,一起来听听他的观点。
   
    杨瑞龙教授认为,不仅仅对金融高管要限薪,对那些垄断性的国有企业的高管,以及那些非国有的上市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如果他们的薪金脱离了企业的经营业绩,就必须进行必要的限制。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杨瑞龙:“如果他们的高管薪酬过高的话,也是不利于公司的形象,也是不利于公司的健康发展。”
   
    不过杨瑞龙也认为,限薪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到底限制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平,是很难进行确定的,过高则有失公平,过低则失去了激励作用,引起人才流失,那么在限薪或者是降薪的过程中,又该如何把握呢?
   
    杨瑞龙:“不要简单的采取一种条例的那个颁布,而是要通过公司董事会来对这些公司高管进行限制,从而保证它的公司治理框架是健康的,从而来提高企业竞争力。”
   
    杨瑞龙认为高管限薪最重要的是要做到高管薪酬的透明化,高管的薪酬一定要和绩效相关联,另外一方面,也要对高管的在职消费进行限制,使他们的公费支出也能做到透明化。
   
    杨瑞龙:“所以我们一方面我们要反对它脱离绩效的过高的一种报酬,对一般老百姓、对员工进行伤害,另一方面我们要反对走向另一个径向,就是搞平均主义。”
   
    记者采访中发现,与国外公司纷纷采取裁员的措施不同,国内的大型国有控股企业采取了更温和的降低薪筹等办法来应对,对于这样的现象,杨教授这样认为。
   
    杨瑞龙:“应该说在经济处在低谷状态的话,盲目的采取减少雇员的办法的话可能企业是解脱了,但是对社会是一种负担。”
   
    杨瑞龙告诉记者,在目前的经济状况下,政府应该更多的鼓励企业,在适当降薪的条件下,能够雇佣更多的员工,这样可以为企业的未来发展,进行必要的人才储备,如果公司过多的解雇工人,等到市场一旦转暖,企业重新进入快速发展的时候,那么就要付出更多的成本。
   
    杨瑞龙:“所以我们鼓励企业,当他运营困难的时候不要简单的采取解雇工人,可以率先采取什么,适当的限薪、降薪来保持企业的稳定,然后寻找适当的机会,然后能够先进入市场,能够获得市场机会。”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中国式减薪”(七)
上一篇: “中国式减薪”(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