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白领:你被裁了吗?(三)

新民周刊


   
关注城市工薪层新移民“焦虑症”

   
     由于IT产品及服务的消费大户是金融行业,无论是传统的PC巨头,还是起于新经济的互联网霸主,乃至软件外包企业、芯片厂商,都不得不面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痛苦。
   
     关于“互联网将遭遇寒冬”,肖冰认为不能一概而论:“有非常清晰的盈利模式和现金收入的互联网网站,受到的冲击要远远小于到今天为止还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和现金收入的这样的互联网的网站。”
   
     阿里巴巴已经砍掉所有投资项目,捂紧钱袋,提出了“深挖洞、广积粮、做好做强不做大”的口号,早早储备下20亿美元准备过冬。他们的预期是:我们即使是跪着,也会成为最后一个倒下的。
   
     而家底不厚的互联网企业,则越来越对在人力资源上压缩成本达成了共识。不景气网的程序员海滨,在加盟“不景气”的前几天,还是一家IT软件公司的技术总监,月薪上万元。2008年11月,他所在公司开始裁员,10%的员工合同到期没再得到续约,另有一部分在所谓的部门调动中被变相“蒸发”,留下的人薪水被减了四分之一。
   
     世界上第八大芯片制造商瑞萨首席运营官Katsuhiro Tsukamoto曾警告说,美国和其他国家的经济危机有可能“严重影响”半导体产业,如今不幸言中。
   
     随着经济危机向实体经济的蔓延,电子类产品需求首当其冲,作为世界芯片的主要制造生产地,亚洲芯片制造商普遍承受巨大压力。
   
     “芯片厂都非常大,总投资下来至少需要十几亿美元。订单大幅减少,导致国内芯片厂家原来能赚钱,现在亏本。原来亏本的,现在就亏得就更厉害。在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某政策扶植力度较大的芯片厂,虽然还没有宣布裁员,但是减薪减得很厉害。以往如果满负荷生产,普通员工每月薪水近4000元,一年拿18个月的薪水,而且每年都会加薪。但最近普通员工的薪水都减了20%到30%,中高层减得更多,达到30%-50%。此外还实行强制的无薪休假。而另外一家抗风险能力更差的芯片企业,已经在去年10月、11月份就开始裁员,第一步就裁了20%,近200多人。”赵勇说。他的母公司为这些芯片厂提供自动搬运设备,这样的公司全世界只有4家,而赵勇所在的分公司则为这些设备提供后期维护。
   
     “我们的日子原本很稳定。”赵勇不无留恋地回忆,“因为中国大陆市场大、劳动力便宜,台湾地区和韩国、日本的芯片商每年在大陆基本上都有两到三家的扩展速度,我们至少能拿到一家的订单。几年来都是业务一直增大,招的人越来越多,根本不担心业务萎缩。等过了两年或者三年的免费保证期后,芯片厂就要为设备维护付费。一个小时以上百美元计算,去一次服务费高达四五百美元。但现在客户那边突然不景气了。他们没事做,我们也开始没事做。芯片厂削减开支的同时,也把我们服务的价格压得很低,甚至冒着闹出更多故障的风险取消服务,自己来维护。”
   
     IT企业裁员一般呈现两个极端,或者先从高层开刀,或者是没有什么经验、技术的新人。2008年12月,这家公司觉得3名销售经理有点多,通过绩效考核,裁掉了一名。同时也开始实行强制休假:“公司要求每个星期多休一天。我们是按照每月21天算薪水,相当于每个月减少了4天的薪水,接近20%。原本每年5%-10%的涨薪也不再提了。”
   
     为了贯彻总公司全部削减包括办公用品、接待、出差等所有费用的要求,赵勇他们的办公室也合二为一,一举将月租从8万元减少到3万元。多出来的桌椅,赵勇扛走了一把椅子,另一个同事瓜分了一张办公桌,剩下的卖了200多元。
   
     “我们这个写字楼以外贸、设备服务、会计师事务所、房地产公司居多。原来没有什么空置,现在空了有两成左右。听说还有好几家要关门走人,也没有谁来看房。我一看到哪层的楼梯间又扔出一堆桌椅,就在想又是哪家公司要往外搬了。他们有可能是换偏僻一点、小一点的办公室,有可能就是倒掉了。” (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白领:你被裁了吗?(四)
上一篇: 白领:你被裁了吗?(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