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隐性就业族”(三)

  中国青年报 记者 肖舒楠


  
   
     花君毕业于复旦大学经济系。三年前,刚毕业的他决定“抛开陈旧观念自立门户”,做起了自由翻译。“我自己建了个网站,对要来中国旅游的外宾发出邀请,做他们的‘贴身导游’。但月入万元的我却讨不到老婆。”花君笑言,他相过几回亲,对方家长一听他是“自由职业者”便脸色大变,之后就没有下文了。“因为我们将来的生活没有保障啊,谁愿意把女儿托付给我呢?”花君说,经历过几次失败的相亲后,加上现在生意不如往年,他一心想加入求职正规军。
   
     调查显示,对于“隐性就业者”,12%的人首肯国家应予立法保护,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11%的人认为,要维护“隐性就业者”的权利,首先应该将其纳入社会保障体系;9%的人认为社会首先应对“隐性就业者”多一点理解和支持。(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隐性就业族”(四)
上一篇: “隐性就业族”(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