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办公室里的逢场作戏(一)

中国青年报 林特特


  
   
不过是表面上的盛情

   
    ■刘粟/口述
   
    10年前,我出版了处女作小说。
   
    粉蓝色的封面,淡淡山水画做背景的扉页,小16开的开本拿着正合适------我捧着书,怎么翻也翻不够,坐在办公室里,只要四下无人,就拿出书来,慢慢揭开封面,一页一页翻过去,想象着某个读者第一次看到我的文字时的惊艳。
   
    有一回,我捧着书陷入冥想状态时,被同办公室的王姐撞见。
   
    她把书从我手里抄过来,看看书名,当她发现作者就是我时,情不自禁地一拍脑门,惊呼:“小小年纪,才女啊!才女!”
   
    她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一遍,仿佛那一刻起对我刮目相看。
   
    在王姐的宣传下,我出了本小说的事在整个单位都传遍了。我的书也被同事们传阅遍了。每个看到我的人都对我说,大作家,你的书呢?让我拜读下?这拜读之后,便提出了另一个要求:“大作家,送我一本吧!给我签个名?”
   
    我开始还半遮半掩,羞羞答答,后来面对大伙儿的殷切关怀,简直觉得遇到了一批知音。再碰到有人夸我的书继而索要书时,我实在无法拒绝,就干脆花钱买了几十本,再题上上下款,恭恭敬敬送了出去。
   
    这当中要数王姐的反应最激烈。没送她书前,她想起来就问我:“啥时候送我一本?我儿子还说要看看刘阿姨写的文章呢。”送给她书后,她啧啧赞叹,掀开封面,对着扉页上自己的名字以及后缀的“老师”二字又是点头,又是叹息:“拿回去给我儿子看看,我要教育他,向刘阿姨学习......”
   
    一晃10年过去了,我从小刘变成了老刘。
   
    这些年,我陆陆续续出了好几本书。几乎成了定规,每次出新书,我都会买上几十甚至上百本,碰到有同事索要,就欣然签名,恭恭敬敬呈上去。拿到书的同事,比如王姐,还会在之后的几天和我谈谈对新书的感受及心得,每当这时,我总是用心地听,脸上止不住地笑,引以为知己。
   
    然而,最近这笑变成了苦笑。
   
    前不久,我在家收拾屋子,突然发现有些自己出版过的书都送人了,手边已经没有存货,比如那本处女作。我有点儿怅然,书店里早就没有卖的,于是我求助于网络。
   
    在某旧书网,我惊喜地发现竟然真有卖家在卖。看着网页上熟悉的粉蓝色封面的图片,我高兴极了,几乎毫不犹豫地联系卖家,没有砍价,就立马买下。
   
    第二天,我在办公室里说起买自己旧书的事,感慨道:“我还想多买几本留着,谁知搜遍所有网店,一共就六七本了!哎!”有人说,都过了这么多年,当然难买喽,有人,如王姐,笑着安慰我:“你的作品实在供不应求啊!”我嘿嘿笑了。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办公室里的逢场作戏(二)
上一篇: 主办方负责人:“不存在抄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