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80后小夫妻拷问小金库(三)

中国青年报 林特特


  
   
我宁愿喝西北风也不再受你管了

   
    ■妻子樊小树/口述
   
    和杨光结婚,是我前半生较为英明的决定。
   
    他会操心,也爱操心,我们的小家在他的打理下变得井井有条。
   
    没有杨光,我的生活不会如此安逸。不怕你笑话,我们买房子时,甚至搬家那天才是我第一次看房----此前全是他一个人全权处理。
   
    杨光一心系在我们的小家上,他甚至出差都在关注银行降息,第一时间给我发短信。我信任他,每个月,他主动向我报一次账,除此之外我从不过问家里的经济状况。
   
    然而,过日子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我也不想把重任都放在他一个人身上。
   
    杨光以前总说我不知节制,我承认,但当我极力改变时,他并没有看到。
   
    比如说,我现在尽量不买书,尽可能地往图书馆跑。
   
    我总等商场搞促销时才购物,碰到返券总要精打细算。今年夏天,门口的商场买300返300,我花了600元买了四条裙子,这不是天大的便宜吗?可当我抖着裙子给杨光看时,他的脸都绿了----他只看到我一天买四条裙子的数量,没有看到在数量背后我精打细算的心。
   
    杨光凡事以金钱为第一标准衡量的习惯,也让我不高兴。
   
    他是南方人,有天生的经济敏感度。我曾参加过他的中学同学聚会,在座各位张口闭口就是股票、基金,每个人都像投资顾问。我和杨光一起坐火车回老家,见到一个互不相识的老乡,他们也不一会儿就能讨论起经济问题。
   
    所以,当我想学古筝,陶冶一下情操,他就讽刺我,能不能出去卖艺。继而又说,还不如学烤羊肉串。
   
    工作三年,业务已经熟悉,闲暇时,我想捡起书本继续当年没有完成的学业,杨光不理解。他认为,花几万块钱去读书,还是当初好不容易挣脱的冷门专业,投资见回报,又有什么意义?
   
    我解释,研究生毕业时,面对就业压力,我不得不放弃考博,现在生活稳定了,我想完成这个心愿;虽说我的工作和原专业没有太大的关系,但读个博对评职称什么的还是有意义......杨光不听,他摆事实、讲道理,想到房贷的压力,又看到他言辞恳切,我不能太不懂事,只得再次放弃。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80后小夫妻拷问小金库(四)
上一篇: 80后小夫妻拷问小金库(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