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千禧一代争霸全球会员中心(三)

 作者:杰夫-格洛克勒(Geoff Gloeckler) 译者:杨明娟 原载《商业周刊》


  
   
不仅是贪婪

   
    接下来是工作问题。诚然,投资银行和会计师事务所仍然对MBA学员充满吸引力。但是千禧一代对那些他们感觉能够发挥积极影响的工作越来越有兴趣,尤论是修建太阳能板、管理食品捐赠中心,还是在非洲发放小额贷款他们都无听谓。去年夏天,陶氏化学公司负责可持续发展工作的副总裁尼尔-霍金斯派两位伯克利大学的实习生去印度工作,探寻为印度日益增长的劳动力人口开发经济适用住房的可能性。芝加哥大学的就业服务引入了一个新项目,专门帮助大约24位像霍赫曼这样的学生在环保企业和可再生能源领域里寻找工作。“每年都有大批相同的公司来学校招聘,”霍赫曼解释说,“但是没有一家符合我的要求。”
   
    如果说就业服务是商学院即将优先开展的改革切入点的话,那么MBA求学经历给学员带来的震撼将不仅仅局限于这一个方面。针对可持续发展、可再生能源等领域开设的选修课已经出现在越来越多的课程目录中。在哈佛商学院(第二名),社会企业俱乐部已经取代金融和管理俱乐部,成为校园内最受欢迎的社团。负责学术工作的副院长兼金融学教授卡尔-凯斯特说,过去并不完全缺乏理想主义,现在它又重新焕发了活力。“自从千禧一代跨入我们的校门以来,这一点已变得非常突出,”他说。
   
    千禧一代的到来所引发的最大变革也许发生在课堂上。达特茅斯学院的学生已经开始热烈讨论教学质量和师资情况,而达诺斯院长对此并不满意。在MBA院校中,达特茅斯学院的师生比率已经相当高了,去年达诺斯进一步扩大师资队伍并提高了该比率。在其他方面,学校请副教授和商界专家与终身聘任的教师共同授课,从而为千禧一代的学生提供他们渴望的实践经验和真理。学校还改革了案例分析,陈旧的标准化内容被更多关注现代公司和问题的案例所取代。去年,哈佛商学院编写了有关网络游戏Second Life及其开发者林登实验室(Linden Lab)的案例。学生们与该公司在虚拟世界的首席执行官讨论了这个案例。副院长凯斯特说,一些教师甚至尝试着在Second Life的虚拟世界里办公。“我们希望站在时代前沿,”他说,“在这方面,千禧一代也许给了我们一些指点,不过这并非坏事。”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千禧一代争霸全球会员中心(四)
上一篇: 千禧一代争霸全球会员中心(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