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我的公务员元年(一)

中国青年报 


  
   
一切和想象的截然不同

   
    ■王简
   
    大学毕业前夕,我手里握着几个录用单位的通知书,可以去做编辑,可以去当银行职员,也可以当公务员,这些职业之间反差如此之大,实在让我拿不定主意。后来还是父母一锤定音:当公务员吧。他们定义好的职业只有一个标准:稳定。这个标准后来又被他们套用在为我选老公的事情上,就因为这个平凡而老套的理由,我踏上了公务员的漫漫长路。
   
    成为公务员之前,我对我的第一年有过很多想象:每天提前15分钟到单位打扫卫生,办公室里有一个热心多话的阿姨,一杯清茶几张报纸可以消磨整个下午,朝九晚五天天优哉游哉地上下班......
   
    可是,一切和想象的截然不同。
   
    这一年里,我偶尔打过两三壶水,因为单位的保洁工作已经招标给专业的保洁公司,这样可以节约大量成本。
   
    这一年里,局里没人有空和我八卦家常,我们局20多个人里有3个博士、10来个硕士,仅有的几个老本科生基本都是局领导,大家关注的是谁比谁文章写得好,专业搞得精。
   
    这一年里,我成了西客站和首都机场的常客,出差时间占全年时间的一半,加班时间占节假日时间的一半,长期睡眠环境的不确定让我有轻微的神经衰弱。
   
    这一年里,我第一次为了买本杂志而左思右想,当我发现我的工资还没有上大学时父母给的零用钱多时,终于明白,想当个好公务员,前提是要有个殷实的家境,因为这份工作的报酬只能带给你温饱。
   
    要说这一年,我的幸福指数和成就指数是很低的,猛地一看基本就是零度水平。头三个月,我整整看了三个月的旧文件,看得眼冒金星、头痛欲裂;接下来半年,我变成了空中飞人,被单位一再派到外地去工作,别人问男朋友我的职业,男朋友面无表情地说:空姐!我被安排在单位的宿舍住,30平方米一居室,朝北,坐落在一栋上世纪50年代的老房子里,而且是和另外一个女孩合住,我俩常常自嘲说:都可以管这间房子叫阿姨了。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我的公务员元年(二)
上一篇: 我的公务员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