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复兴公园百年沧桑(四)

摘自《上海滩》2008年第8期 作者马淑培


  
   
毛岸英三兄弟常在园中玩耍

   
    1931年三四月间,大同幼稚园迁往南昌路324号一幢三开间的楼房(现为雁荡路小学校址)内。当时这所幼稚园收养的小孩,主要是我党干部以及与我党有关系的同志的子女,其中包括毛岸英三兄弟,还有澎湃、恽代英、李立三、杨殷等同志的孩子。幼稚园的保育员中有李立三、李求实同志的爱人。幼稚园的负责人,是在党中央机关特科工作的董健吾同志。
   
    1931年端午节前后,毛泽民、钱希钧离开上海去苏区以前,曾和毛岸英的外祖母一起,趁孩子们游园的机会,到法国公园附近看望毛岸英三兄弟。见面后,毛岸英向叔叔毛泽民等讲了他们在幼稚园的生活,说他们每天在园内念书,晚上兄弟三人睡在一起;岸英还讲了妈妈杨开慧牺牲的情景,表示以后长大了要给妈妈报仇。他还问叔叔,爸爸毛泽东是否在上海?
   
    毛岸英兄弟三人,在这所幼稚园内生活了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其间,1931年的四五月间,他们在法国公园同全体师生拍了合影照。合影不久,约在同年的5月底或6月初的一天夜里,毛岸龙突然生病,腹泻、高烧,由保育员陈凤英(又名秦怡君,李求实同志的爱人)抱到附近的广慈医院就诊。医院诊断为紧口痢,经救治无效当夜病亡。次日,由幼稚园负责行政事务工作的姚亚夫买棺入殓处理了丧事。
   
    日军侵华期间,法国公园也难逃劫难。1943年,汪精卫在上海建立的伪市政府以收回租界主权的名义,改园名为大兴公园。抗战胜利前夕,日军因防空能力薄弱,便打算把法租界辟为“不设防城市(地区)”,以避免美国飞机轰炸。因为当时日本在沪人口集中在虹口区,军用仓库集中在杨树浦一带,轰炸目标非常显露,因此日本侵略者就想利用法租界作为其“最后的一根稻草”,以保障日本物资的安全。大兴公园成了日军的练兵场和仓库。
   
    1946年,国民政府为了庆祝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自元旦起将该公园更名为复兴公园,并一直沿用至今。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复兴公园百年沧桑(五)
上一篇: 复兴公园百年沧桑(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