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现代城市之痒(七)

摘自《采访本上的城市》


  
    《采访本上的城市》
   
   作者:王军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出版日期:2008年
   定价:69.50元
   
   
   
美国梦的开始

   
    这一切始于1939年的世界博览会。在那次展会上,通用汽车大出风头,他们的“未来世界”是最受欢迎的展台,那里向人们呈现了一幅乌托邦的图景:一幢住宅被茵茵的草坪包围,从没有几辆车行驶的高速路上分出一条私家路,舒适的私家车正朝着自家的小院驶来。
   
    这样的景象很快成为了美国梦的最新版本。二战后,通用汽车公司主席查理斯-威尔逊就任艾森豪威尔总统的国防部长,他的名言是:“对通用汽车公司好的东西,对国家就好。”
   
    于是,工程浩大的国家州际和防御高速路计划从那一届政府开始施行。批量生产的住宅迅速散落到郊外的新镇,购物场所却是在其他的地方,车轮上的生活从此开始。州际公路在建时,通用汽车和其他公司提出买断并拆除城市中的有轨交通系统。失去了这样的交通工具,城市就像断掉了气脉的巨人,迅速被滚滚车流肢解。
   
    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逃离城市,散住在密度宽松的郊区里。他们必须开车上下班,必须去买第二辆、第三辆车,这简直让通用汽车也没有料到。
   
    1933年由法国建筑师柯布西耶主导的《雅典宪章》把城市像机器那样定义,居住区、工作区、休闲区分布在不同的位置,它们只能以汽车联系。
   
    美国人佩里1929年提出“邻里单位”的概念----为使小学生不穿越车辆飞驰的街道,街坊的大小以小学校服务的半径来确定,街坊内的道路不再与城市分享。于是,街坊变得很大,路网变得很稀。
   
    1942年,英国人屈普又提出城市道路按交通功能分级设置的理论。汽车时代的城市就这样被武装到了牙齿。
   
    1949年纽约为满足城市交通,出台单行线政策,提高了交叉口的通过率,并以发达的公交系统支撑城市。可是,纽约公共工程局的“沙皇”罗伯特-莫斯对小汽车充满幻想,他要把高速路插入市中心。
   
    一场街道保卫战开始上演,《建筑论坛》的女记者简-雅各布斯成为这场“圣战”的“贞德”。1961年她出版《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写下的第一句话便是:“此书是对当前城市规划和重建活动的抨击。”
   
    她认为,多样性是城市最可宝贵的品质,大规模重建计划却使这一切荡然无存。为汽车而造的洛杉矶被她比作“非洲的野生动物保护区”,因为那里只有车流没有人流,失去了城市的密度。街道便无人监视,成为犯罪的天堂。警察会提醒你赶快回到车里,因为步行是危险的。“快车道抽取了城市的精华,大大地损伤了城市的元气。这不是城市的改建,这是对城市的洗劫。”她说。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现代城市之痒(八)
上一篇: 现代城市之痒(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