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现代城市之痒(四)

摘自《采访本上的城市》


  
    《采访本上的城市》
   
   作者:王军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出版日期:2008年
   定价:69.50元
   
   
   
大改造“后遗症”

   
    奥斯曼几乎推倒了巴黎所有的居住区,对一个大都市施以这般“休克式疗法”,时至今日也是举世罕见。
   
    奥斯曼当年所为,得到众人支持,也遭到众人反对,后者指责他拆毁了大量珍贵的文物建筑,是法国文化的刽子手。
   
    奥斯曼最大的败笔是大面积拆除了巴黎的摇篮----西堤岛,有评论称:“反对奥斯曼的,指责他消灭了一座中世纪的岛屿;赞赏他的,也为此感到脸红。”
   
    大规模拆除重建导致的结果是,社会结构遭到毁灭性破坏,大批工人、手工业者、小商贩和小业主被赶到完全没有基础设施和卫生环境恶劣的郊区去居住。拥挤的平民区波布区和玛黑区南部,因一部分被拆迁居民的搬入,人口密度骤增,成为奥斯曼工程的“重灾区”。
   
    持续17年的改建,对市民阶层来说是一场持续的灾难,城市的多样性被迅速摧毁,大量简单就业的机会被毁为瓦砾,新建的楼群价格高昂,社会矛盾迅速激化。奥斯曼对此心知肚明,他在致一位友人的信中说,自己是巴黎大工程的“化身”,只要他离开,所有工程便会立即停止。
   
    奥斯曼的铁腕让巴黎天翻地覆,时至今日,仍有法国人称他为巨人。然而,1871年的巴黎公社革命,这场起义不能说与奥斯曼在巴黎大改造时期制造的社会仇恨无关。
   
    1971年,蓬皮杜任法国总统期间提出建设新巴黎的口号,他拆除了奥斯曼的“杰作”,也就是那个“巴黎的肚子”----中央大菜场,紧邻埃菲尔铁塔的蒙巴那斯高塔刺破巴黎的天际线激起公愤,高楼计划被迫停滞。
   
    1974年,蓬皮杜逝世,改建工程无疾而终。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现代城市之痒(五)
上一篇: 现代城市之痒(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