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三十边上的恐慌(六)

中国青年报 作者/林特特


  
    我想跳槽,不能再当文字机器。企业我不再考虑,科研机关?我已经离开学术圈两年,再回去几乎没有可能。继续读书?厚积薄发,前二十七年的酝酿我还没有淋漓尽致地“发”完,如果再读书不是进取而是逃避。
   
    我必须转行,因为我还有理想。快要三十,我害怕这是我实现理想的最后一个机会了。
   
    我虽然学的是历史文献学,但我热爱文字,每天写点什么,我才能快乐。
   
    做总经理助理这两年,几十万字在我的眼前流过。日复一日,我的文字被打印成小四号宋体字躺在洁白的A4纸上,被人传阅,被人用麦克风朗诵。
   
    每当此时,我总会感叹这是我和文字最近又最远的距离,我的手指奇痒,渴望创作。
   
    我一直在发表文章,然而看着报纸或杂志上铅字排出的我的名字时,我总是想,我要的不止是这些,我热爱写,我要把写字当成工作,而不仅仅是业余爱好。
   
    于是,我去找和写字相关的工作。
   
    我想去报社做文化记者,这起码能利用上我两年的文字特长和之前的学习背景,然而我没有新闻从业经验,记者也是吃青春饭的,这条路也很难。
   
    那么退一步,我想去网站的阅读频道或文化频道工作,这起码能让我写点什么,做点有创意的事情,可是我的年龄,使我在招聘启事前望而却步。
   
    我感到苦恼,如果继续在现在的单位待着,起码稳定,不用为生计发愁,但我毕竟学会了思考,就不甘心浑浑噩噩。我仍有理想,就不希望放弃,更何况,日子一天天过去,岁数一年比一年大,我三十岁之前都不能改变的事,能寄希望于三十岁后吗?
   
    我怕这是主宰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本科毕业就工作的同学,成家立业,买房买车,人生已经进入稳定的阶段,而我一切都才开始,甚至才开始就发现自己已经老了。
   
    三十而立,我却在三十边儿上还在考虑换不换工作,转不转行。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三十边上的恐慌(七)
上一篇: 三十边上的恐慌(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