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三十边上的恐慌(四)

中国青年报 作者/林特特


  
    我的家庭也不能让我后顾无忧。
   
    老公王磊是第一代独生子女,在溺爱中长大,脾气不好,依赖性强,动手能力差。
   
    他在单位工作压力大,就把堆积的负面情绪带回家,向身边最亲近的人发泄,以前是他妈,婚后,变成了我。婚前,王磊没有做过家务,他不会把家里弄干净,又忍受不了家里不干净。于是家务我一个人做,他什么都不做,却稍有不满就发脾气。我曾想过雇小时工,公公婆婆得知后痛骂我们不会过日子,我只得作罢。
   
    我规划家里的开销。水电费什么时候交,房贷哪天还,甚至还多少,王磊统统不知道。他把工资全部交给我,就自认为完成了任务,他随意随性地刷信用卡,虽然买的都是小东西,但积少成多,屡屡打乱我对家庭开支的规划。我跟他分析家庭的发展,他却和我争吵:“不自由,毋宁死”。
   
    我上班要为选题忙、拍摄忙,下班要为卫生忙、精打细算忙。我的时间被仔细地切割成两块,白天属于工作,风风火火几乎没有时间休息----起码脑子不能停顿;晚上属于家庭,做家务、盘算家庭开支,还要做老公固定的听众。
   
    有时,两方面的时间发生了冲突,我的两方面的领导都会有意见。比如,一次,我加班到夜里十一点,刚打开门,王磊就把我推出去:“你还回来干什么,回去工作吧。”他看到我整日不沾家就不高兴,可是谁来体谅我,我朝谁发泄?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冬夜的大街上游荡了几个小时,突然发觉这一天还是我的生日。
   
    又比如,婆婆生病,王磊参加会议,我带婆婆去看病。我一边挂号,一边应对忙碌的工作电话,婆婆说:“怎么就你忙?”回单位后,上司又批评我:“刚才有急事找你,电话占线,人也看不见,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人说,人生的前三十年建立轨道,之后的几十年就是沿着它走下去。
   
    想想我的前三十年,我很难说有什么不满意,但想想我要延续的生活,我又很难说满意。我不知道家庭、工作把我切割开来平分一半的日子什么时候能结束,或许才刚刚开始。我甚至不敢有生育计划,怕我已经不够用的时间还要被占据,分我的人越来越多,我连最后一点自我都要失去。
   
    三十而立,我不得不正式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我们这代人已经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无论在家还是单位,我们都是骨干--我要满足所有和我相关的人的要求,就只能牺牲自我,做一条首尾分离的鱼。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三十边上的恐慌(五)
上一篇: 三十边上的恐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