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三十边上的恐慌(二)

中国青年报


   作者/林特特
   
    还有工作拖累。
   
    我在中学教了八年书,也做了八年班主任。每天早上七点学生早读,我六点半就得到学校;下午,学生五点半放学,我起码六点才能走;回到家还要改作业、批卷子、家访;遇到毕业班,我还会失眠----我的时间完全被工作占据。
   
    因为工作,我所能见到的男性实在少得可怜,除了同事就是学生家长----前者抬头不见低头见,没有一个能和我来电;后者是来电也没有用;所幸单位的大姐大哥还算热心,他们介绍来的各路对象,这些年把我有限的假日排得满满的。
   
    马不停蹄地相亲,马不停蹄地失望。
   
    我已经习惯,走向饭店的一角,对那个桌前等待的人说,我是某某某,然后握手,落座,不一会儿,就和对方把自己的学历、工作、相貌、身高、收入、户口、房子和车等等情况一一交待。
   
    一开始是我挑别人,后来是我被别人挑。
   
    有的见了面就不再联系;有的断断续续联系了,又无疾而终;还有若干,交往了几个月,说不出来哪个地方不合适,却也绝对没有什么特别合适的感觉,我不甘心就这么随随便便嫁了,最终还是断了联系。
   
    转眼就快三十,虽然2008年以来,我报年龄时都这样说,“我29岁零一个月”、“29岁零两个月”;临近三十的每一寸光阴我几乎都掰着花了,却也无法推迟三十岁的到来----在这座小城里,我算是名副其实的“老姑娘”了。
   
    父母每天在我耳边唠叨,亲戚们开始是劝我找男朋友、结婚,后来渐渐不提----我想他们怕刺激我;同学们一个个成了家,聚会的理由也从婚宴变成了满月酒;单位里比我晚几年进来的同事一个一个结了婚,有时小张或小李让我帮忙带课,会说:“赵姐,我要去做产前检查。”“赵姐,我婆婆病了,我要送她去医院。”这样的话我听来都刺耳,又有点儿自卑----哎,他们都是有小家的人了,可是我的爱情鸟呢?什么时候才能来到?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三十边上的恐慌(三)
上一篇: 三十边上的恐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