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英语专家的“汉语词典”(二)

摘自《文化人生》


  
   《文化人生》潘真着 上海文艺出版社 2008年3月版 40元
   
   
条目二:师道

   
    陆谷孙给人的第二印象,不是专家,而是名师。
   
    读研究生二年级时,外文系缺教师,他就开始上讲台了,教的是五年级毕业班。为了不丢面子,就“精细地备课”:把课堂上要说的每一句话都写下来,背出来,然后对着镜子练。到后来,每周要上十四到十六节课,每晚有两个学生到宿舍里练口语,同时自己还得完成研究生论文。
   
    “精细地备课”,一备就是一辈子。今天,即使已成名师、专家,他还是一丝不苟地当着“教书匠”,全然不会个别年轻教师“捣糨糊”那一套。学生厚厚的论文,他都一字一句地批改,需警醒之处还画上一个“大眼睛”,批改完了照例写下一长段评语。以前的一个学生写文章说,他让每个同学觉得自己是受重视的。“这话我最受用。”他说,“我不是个贪婪的人,不会成天开会啊讲学啊出访啊,而忽略了我教书的天职。我不会不认真好好为学生改文章,既然收了学生,我就有一种承诺,你写得再差我也要尽最大努力帮你改得好一点......”写论文的主要参考书,他先看一遍,画出要点,做很多批注,以便研究生阅读。
   
    他当外文系主任,连“一二-九”歌会都会跑去给学生打气,还写诗,让他们在歌咏之前朗诵。他开了“白菜与国王”系列讲座,请余秋雨讲文化、冯亦代讲新闻、董鼎山董乐山兄弟讲翻译、陈钢讲《梁祝》作曲、黄蜀芹讲电影、俞丽拿拉小提琴。他还帮学生办起自己的刊物......
   
    有个学校请他去做讲座,他把辛苦赚来的“出场费”送给那里的学生,让他们“拿这钱去雇辆车大概够了,秋游去吧”。“你们别以为我这是无私慷慨,往深处想可能还是当年威权教育的消极结果:抑制自我,英文里叫做self-denial。”他告诫学生干部,特别要当心,别从小学会“官本位”,那样长大了很可能当贪官。
   
    他还努力维护学生权利。他对学工组的人说,你们只知道管学生,而不为他们维权,怎么能叫学工组-教师上课偷工减料,他也看不过去,“要知道学生是付了钱而且是许多钱来求学的,教课神圣不可侵犯。”他自己呢,从来不缺课,偶尔外出讲学,都急着赶回来上课,缺了的课必定及时补上。
   
    最近在复旦著名的三一○八室,他的讲座依然受到追捧,他开心啊,“希望至少每年都‘克隆’出一两个受我影响的人,这不是自己生命的延续吗-希望他们心中守住道德底线,不要让现实麻痹了大爱和大恨,不要小小年纪就学会欺骗、钻营,变得庸俗而猥琐,而要用一颗忠诚、明敏的心,保持对问题的省思与追问。”
   
    他曾当面向分管教育的李岚清副总理提意见,大学扩招危害无穷。所幸,复旦外文系在他的坚持下没有跟风。有鉴于近年研究生水平的急剧下降,他还坚持,招人先看本科出身,包括“海归”也不放宽标准。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英语专家的“汉语词典”(三)
上一篇: 英语专家的“汉语词典”(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