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英语专家的“汉语词典”(一)

摘自《文化人生》


  
   《文化人生》潘真着 上海文艺出版社 2008年3月版 40元
   
    “我不是个贪婪的人,不会成天开会啊讲学啊出访啊,而忽略了我教书的天职。我不会不认真好好为学生改文章,既然收了学生,我就有一种承诺,你写得再差我也要尽最大努力帮你改得好一点......”
   
    我想起读他的汉语美文时经常遭遇冷僻的字,几乎忘记他是中国屈指可数的英语专家了。忍不住想编个“陆谷孙汉语词典”,探究一下:中国知识分子如何做人和做学问?专家是怎样炼成的?精通母语的英语生涯何以精彩无比?
   
   
条目一:赤子

   
    陆谷孙给人的第一印象,不是名师之道,而是赤子之心。
   
    父亲陆达成,是对他的人生产生深远影响的启蒙老师。客厅里,常年供着父亲的遗像----着中装的旧时文人,在黑纱底下的老镜框里,神态自若。曾有人登门拜访,赶上老先生的忌日,只见遗像前早已上了一炷檀香,袅袅轻烟中,当儿子的轻叹:“俗世给了我很多虚荣,但我最看重的是,我是我父亲的儿子。”
   
    陆谷孙八岁丧母,父亲没有续弦,而是兢兢业业履行了大家庭长兄的职责。上海法国教会学堂出身的他,一度在香港的董浩云航运公司做事,回来后应聘于中科院哲学研究所。对儿子,他灌输这样的信念:书一定要读好,做一点一画、规规矩矩的读书人,把书香一代代传下去。一九六二年,儿子大学毕业,他觉得使命完成了,执意退休,回家做起法语翻译的自由人。
   
    尚未发蒙的陆谷孙,按父亲的要求背古诗,小和尚念经不知所云。待识了字才慢慢品出此中深意,“原来父亲是通过教我背诗宣泄自己的感情,那是一种‘代偿性表达’啊!”后来,他还明白了父亲从朋友董浩云的公司退出,也是出于对尊严、对人格的维护。
   
    在为人处世上,陆谷孙一看就是他父亲的儿子。他说,父亲指定要读的《朱子家训》、《曾文正公家书》,让他读出克己、自律,读出成功者的诚惶诚恐、如履薄冰,读出辗转南北却家庭观念很重的品性。他“中毒很深”。
   
    有一年,他被评上了全国名师,要赴京领奖。但当他发现沪上某教授也在获奖名单中,那是个在他看来当年品德很不怎么样的学生,他说:“和此人一起去领奖,丢脸!”便不去了。还有一次,学校要聘某衣锦还乡的联合国高官为“名誉教授”,让他这位外文学院院长颁发证书,也有人打电话来问“陆先生能不能出来一起吃个饭”,可那又是个曾经置同窗于劳改冤狱十七年的学生。“不去。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他拂袖而去。
   
    “我爸爸也很proud(骄傲)的。”他说,“一涉及原则,我不肯让步的!”
   
    “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比较谈得来的几个人有一点相同:不帮闲、不人云亦云,不做歌德派、‘两面人’。”他提醒人们重温米兰-昆德拉关于知识分子的定义,不要忘了知识分子的担当。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英语专家的“汉语词典”(二)
上一篇: 一个广告人的洞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