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旅游的学问(四)

摘自《陈从周园林随笔》


  
    《陈从周园林随笔》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年版 27.00元
   
   
旅游是文化的摇篮

   
    旅游是乐事,尤其春秋佳日,一叶扁舟,两行垂柳,远山近郭,曲渚平泉,都是处处入画,引人遐思,抒我怀抱。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超然物外,确是有益身心的好事。然而我的职业是古建筑与园林,因此天下名山,世上胜迹,都有必要去跑跑。我的友人曾送过我一副对联:“几多泉石能忘我,何处园林不忆君”,亦算一往情深了。
   
    旅游中包含着很多的文化与学问。老实说,我今天薄有一点微不足道的成就,一半是从书本中得来,一半是从旅游中得来,这是一个大课堂,它比教室书本灵活广泛深刻得多。那要看你带了目的没有,有没有求知的欲望,与在旅游中应付出的辛勤劳动。“学向勤中得”,旅游就是学。
   
    我从小就有爱好风景名胜的习惯,我是生长在西子湖边的人,当然自小对于六桥三竺,灵隐虎跑,以及宋临安古城遗迹,都感兴趣。向父老与教师处得到他们的传闻,星期天去做所谓踏勘,逐渐开始查文献资料,自己也渐渐写点小文章。这样我觉得览景看物,就不是人云亦云,道听途说了,有很多不懂的地名也知道了来历,进而了解了当时的历史情况。我在今天还是主张地名少改为妙,因为旧地名有其历史根源,它是对当地历史文化最好的证物。比如苏州的三元坊,杭州的六部桥,北京的宣外等等名称,是增进乡土历史教育的好材料。我离开了童年生活,已是半个世纪了,至今还是感激那时老师对我进行的背诵诗文教育。什么“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唯吾德馨”等等。当时虽然如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但是经过朗朗成诵后,一辈子也忘不了。尤其那几篇怀古文章,一经古人点破,真是其味无穷。近来曾看到我的一些学生,他们在写风景美学,我问他们你既不能诗,又不能画,怎么写的,他们回答得好,我们将有些地方留空白,查到了诗与画论再填进去,何其巧妙的填充法啊!我不禁唏嘘不已,如今写作也是装配式了。
   
    旅与游这两个字,在我的体会中,有时应分开,有时应相合,照例讲,旅应速,游要慢。这在距离较远的条件下,必定要缩短旅途时间,以增长游的辰光,应该这样做。但是如果旅途中又是有极好的景物,而且路程不长,我还是主张走比船好,船比车好,车比飞机好。我自身的体会从走出来的游,真是仪态万方,变化无穷,随时摄影,随口闲吟,父老田间,少作清谈,而土酒清茗,远胜餐厅,闲适而恬静的小游,比坐那豪华的轿车,恐怕更多真趣,增加更多知识吧。 (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爱心教学实录(一)
上一篇: 旅游的学问(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