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个人职称评审的谅解备忘录

作者: 水磨溪 来源: 北京青年报


  
    一年一度的职称评审工作又到了。作为本单位的15个职称评委之一,每年到这个时段,我的日子比申报职称的人还难熬。虽然一个人的票不能决定某个申报人的上下,但关键时候你的那一票就会起决定性作用。正因为如此,评审前不少人就私下紧锣密鼓地到处拜票。每每面对拜票者一双双渴求援助的眼神,一声声“请您帮帮忙啊!”的恳求,我真不知该怎么回应,说“好”也难,说“不行”也不妥。虽然说了好多年不再评职称了,或者说评聘分开,但本大院一直没有施行,因而我每年仍旧这样面对着,忍受着“非人”的折磨。
   
     去年的职称评审有12个人报名申报正高,而指标只有1个。僧多粥少,每个人都期盼幸运降临到自己头上,竞争之激烈自不待言。这12个人都是通过资格审查的,其中有大部分是硕士以上学历,或者晋升副高多年了,只有郝大姐是工农兵学员。照说,按郝大姐的学历和水平,当年上副高就已经是照顾了。晋升副高之前她在本单位办公室做收发工作。在后来的竞聘上岗中,她到编辑部成了图书编辑。她不仅不懂专业,文字水平也很差,经常把人家文稿中正确的改错,真正的错误发现不了。这次评审前大家一致认为她是不可能上正高的。另外一个申报人小魏,重点大学的农学硕士,平时工作很勤奋,业绩也不错,发表了不少文章,在12个申报人之中他应该是佼佼者。
   
     经初步评议,评委会一致同意在郝大姐和小魏两人之间评出一个来,但两人谁上,评委会出现了分歧。“少壮业绩派”们都认为小魏的水平、业绩及平时的工作表现都不错,德能勤绩都应该排第一。“元老资历派”评委中却有人认为应该上郝大姐,说她还是编辑出版了不少书,强调她年龄大些,聘任副高职称时间最长,退休早,退休了名额就空出来了。“骑墙派”一言不发,坐山观虎斗。我和几位“少壮派”陆续发言,为小魏据理力争,和“元老派”僵持不下。评委会主任决定试投票,先看看情况。试投的结果是郝7魏8,“少壮派”稍占优势,但都没有超过2/3的有效票数(11票)。“元老派”大多是老同志和外请专家评委,这时他们好几个人出面做工作,仍然要求大家投郝。见“少壮派”不说话了,评委会决定再次试投。第二次试投郝8魏7,“骑墙派”有改投的了,但还是没有超过2/3的多数。在又一番较量后,第三次试投,结果郝9魏6.
   
     试投本来是不合适的,试投3次了,不能再试投,只有最后1次正式投票的机会了,要不这个正高的名额就要作废。我一直坚持我的意见。“元老派”看出了我的领头作用,发现我不松口其他“少壮派”也会坚持下去,于是赤裸裸地给我做工作,要求我“顾全大局”,并许诺来年优先考虑小魏。名额本来就有限,作废了也不合适,作为评委也难辞其咎。最后我只好决定放弃我的观点,表示同意考虑各方面的情况支持老专家们的意见。最后正式投票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位女专家不放心,想看我投的是谁,我把票给她看了,她点了点头,松了一口气。
   
     评审结果出炉了,出乎大家的预料。但出乎我预料的是,结果还没有正式公布,小魏等就找到我办公室大吵大闹,指责我不坚持原则,不客观公正。相反,郝大姐却到我办公室来千恩万谢......很显然,有人泄露了评审会上的讨论情况。我耐心地给小魏等解释,说那是15个人的决定,宽慰他们来年还有机会。既然评审会的讨论情况不再是秘密,我也给郝大姐做了说明,她表示理解我的意见,后来我们成了好朋友,她把我当成了好兄弟。
   
     和任何游戏一样,评职称也有其相应的规则。多年来我一向是坚持排除私人关系,以业绩说话,被评委们戏称为“少壮业绩派”。但我的坚持常遭遇其他标准的挑战,弄得里外不是人,最后不得不遵守游戏规则,在大原则下也演绎出些许变异。作为一个职称评委,既要做到公平公正,又要不伤害到别人,皆大欢喜,真的很难。评审过程有时候有难以把握的情况出现,评出来的人选未必就是众望所归。和其他选举一样,最后我的票究竟投给谁也不完全由我个人意志决定。在某种程度上说,其实结果并不是那么重要,只要还有机会,相差也就一两年。重要的是大家相互理解忍让啊!(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中国白领快乐指数比韩国高8%
上一篇: "晨型人"告别乏味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