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缘何我被抑郁伤(二)

作者: 任朝亮、许珍 来源: 广州日报


  
     
产后抑郁不可怕

   
     可馨 31岁 零售品公司管理人员
   
     可馨是一家大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业务能力很强,性格开朗,和同事们的关系也很好。丈夫在一家科技公司做研发,对可馨温柔体贴。两个人去年刚刚有了一个女儿,然而小家伙的到来却让可馨经历了从未有过的一场心灵磨难。
   
     可馨30岁生孩子,孩子一出世,自然成了全家人的掌上明珠,但此时的可馨却渐渐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想法。当看到婆婆、丈夫对女儿好一点的时候,她一方面怀疑他们要害女儿,另一方面又很妒忌女儿。从女儿三个月大开始,她的脾气变得愈加暴躁,经常莫名其妙地哭泣,看周围的人总是觉得不舒服。女儿八个月大的时候,可馨已经发展到夜不能寐,经常摔东西,有时候无端端地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一个下午。最让她感到恐惧的是,每当看着熟睡中的孩子,她甚至有一种想把女儿掐死的欲念。
   
     实在撑不下去了,可馨来到心理咨询中心,她告诉医生,自己是一个很恶毒的母亲,因为她不止一次地想过要把自己的孩子掐死。医生听完了她的讲述,安慰她说,这是典型的产后抑郁症,主要是由于分离创伤所引起的。对于一个怀孕的母亲来说,当时的她是最幸福的,因为她肚子里生长着自己的孩子,因为怀孕,自己会得到无微不至的照顾,也暂时不需要去面对工作、生活的压力。现在孩子离开了她的身体,家人的将大部分关注集中到了孩子的身上,母亲受到的关注少了,自然会有一些失落感。
   
     分析可馨的成长背景,她有一个弟弟,家里面一向重男轻女,所以她一直有种自卑感。她很会照顾家人,对弟弟也很好,同时非常上进,大学读到硕士,工作也很卖力,表现甚至超过男性。虽然取得了社会的认同,但她内心中依然潜藏着一个信念:女孩子会被人欺负。当她看见自己女儿时,就会这样想。因为弟弟的出生,夺走了很多原本属于可馨的东西。所以随着女儿的出生,可馨变得恐慌,担心自己原先得到的照顾会没有了,担心女儿以后受苦。
   
     之前,可馨从不表达内心想法,她试图将这些情绪屏蔽掉、忽略掉,这反而造成了她精神的紧张和恐惧。在接受心理咨询的时候,医生为她分析了这些奇怪念头产生的原因,为她医治这些童年遗留下来的创伤,同时还让她知道这个孩子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母亲的身份意味着什么。在医生的指导下,可馨摆正了自己和女儿的关系,开始加强自身锻炼,加强和亲人的沟通,慢慢地走出了产后抑郁的阴影。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缘何我被抑郁伤(三)
上一篇: 缘何我被抑郁伤(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