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摩登上海“张江男”(七)

据新民周刊 撰稿-金 姬(记者)


  
     
资深IT男的见解

   
     和前几位“张江男”不同,32岁的纪枫感情经历丰富,现在的女朋友是在北京认识的,如今在上海从事医药方面的工作。自18岁从江苏泰州一个小乡村考入清华大学数学系以来,纪枫的人生就一帆风顺,他本科毕业后进入中科院软件研究所硕博连读5年。2003年毕业后在中科院软件研究所工作了2年时间。2005年夏,他跳槽到张江高科的超级计算中心(SSC)担任并行计算主管,2006年升任研发部经理。
   
     或许是因为经常和客户打交道的缘故,纪枫是记者接触的“张江男”中采访最顺利的一个。他说:“我是看《上班这点事儿》才知道‘张江男’的说法。这让我想到以前说的北京三种男人:中关村的男人,有钱没时间;三里屯的男人,没钱有时间;建国门的男人,有钱有时间。”
   
     目前,纪枫没有任何经济上的压力。他觉得自己已经过了风花雪月的年龄,双休日往往抽出一天加班,另一天去徐汇区陪女友或在家看书看碟,他表示自己暂时还没有结婚买房的计划。他目前的年薪是税后14万,自2005年来张江工作以来,一直住在附近香楠小区的一室一厅里,房租从当时的每月1100元涨到现在的1300元。“去年秋天发现周边房价上涨,房东为人厚道,心有戚戚,所以我就主动提出涨价。”
   
     现在,纪枫每天坐张江环线上班,有时为多睡20分钟而打车(当地出租车起步价9元)。他早餐、午餐都在公司的食堂解决,晚饭一般在对面的浦东软件园食堂,或者到香楠小区的周边小饭馆打牙祭,一般在20元以内,喜欢点姜汁烧肉饭、牛肉面或回锅肉饭什么的。
   
     纪枫曾是“中关村男”,所以对于现在的“张江男”称呼也并不介意,且自有他一套见解:“我认为要了解‘张江男’这个群体,应该放到产业大变革的背景中去看。‘张江男’的特点是都受过良好教育,干活却像民工一样累。中国的软件行业还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如果有10000行代码要敲的话,就要一行行地敲出来。但是同工程化较高的国外软件行业却不同,中国的程序员工作需要一定的个人的创造性和连续性。不像在工厂搬砖,一天搬100块,搬完就完了。‘张江男’往往下班后心还在工作上,工作向生活浸润。”
   
     纪枫认为,“张江男”的一个问题是单位和住处离市中心的繁华地区太远,要花太多时间在路上。以至一些人的生活圈子就是单位附近方圆三五十米的范围。现在很多张江男都在单位附近买房,例如川沙等地区,一般都是二手房,房价在10000元/平方米左右。这些地区现在教育、商业等配套措施并不十分发达,但是这些问题的优先级要排在上班方便的后面。
   
     其次,由于行业的特点,“张江男”的知识需要不断升级,不断充电。被技术淘汰的压力在行业内形成了焦躁不安的心理气氛。同时,员工和企业之间存在对个人职业规划上的矛盾。员工希望能够升级自己的知识结构,而公司希望员工安于本分,做熟练工。此外,员工最终都比较渴望转到管理领域发展,很少有人希望一辈子做技术或是成为最好的程序员。“现在企业也在尝试把管理和技术分开,技术做得好也可以升职、加薪。但现在效果还不明显。”纪枫无奈地表示,“现在张江大部分企业的经营模式还处在初级阶段,从事软件外包的业务,在产业链中处于最低最苦的一端。”(邵乐韵和浦泓毅对本文亦有贡献)(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摩登上海“张江男”(八)
上一篇: 摩登上海“张江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