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海外终身教育一瞥(四)

摘自《现代国际终身教育论》


  
   《现代国际终身教育论》吴遵民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36.80元
   
   
德国的带薪教育休假制度

   
    如同欧洲其他先进国家那样,德国亦是一个实行带薪教育休假制度的国家。在东西德合并之前,联邦德国的11个州中有西柏林、汉堡、黑森、不来梅、下萨克森五个州率先就教育休假的问题制定了州法律,其中西柏林在1970年即开始实施。关于享有此假的年限,各州规定不一。西柏林限制在21岁以下,黑森限定在25岁以下,其他各州则无限制。关于带薪教育休假的期限,其中汉堡、黑森及不来梅三个州规定为每两年可休教育假10天,而西柏林、下萨克森州则规定每年可有10天教育假。至于教育休假期间的学习内容,一般并不局限于职业教育,其他范围的教育也在可选择之列。但是并非所有的教育机构及教育课程都可被利用,能够被利用的只能是州政府所认可的教育机构及课程。
   
    但是调查统计的资料表明,利用带薪教育休假制度的比例极其低下。比如以汉堡为例,其利用率仅在0.3%~0.4%,而其他各州的平均利用率亦仅在0.5%~5%之间。换言之,在德国的劳动者队伍中,通过利用上述制度参加继续教育的人数仅占劳动者总数的5%还不到。利用率低下的原因十分复杂,一般来说又大致有以下几条。(1)信息、资料的欠缺,即关于学习机会的信息未能及时或充分地传达给劳动者。(2)学费的个人负担。虽然教育休假期间有工资保障,但由于学费仍需个人承担,因此除非学习积极性非常高或有迫切需求的人才会产生这样的动机。(3)企业一方不能圆满地解决休假者缺位顶岗的调整工作。由于在申请者享受教育休假时,存在着工作上的替换与交代问题,因此无论企业或个人都希望避开这一类的麻烦。(4)对劳动者具有吸引力或有意义的教育课程开发不够,因而引不起参加者的兴趣。
   
    在德国,对推行这一制度持积极态度的要数德国的劳动者总同盟,该组织站在雇佣劳动者的立场,从1963年起即要求制定有关带薪教育休假制度的法律,并且提出应每年给予劳动者12天的学习假。而与此相对的雇主一方,自然对此制度持消极态度。他们认为,如果要实施带薪教育休假制度的话,那么学习的内容至少必须限定在与工作有关的职业训练方面。德国联邦政府对此制度的法制化问题,最初亦并不积极,直至1969年新政府成立以后,教育休假制度的实施才被列为政府的一项政策目标而予以积极推行。1973年,德国联邦政府与各州之间签订了一项有关“教育整体计划”的协定,带薪教育休假制的立法化程序才在一些州正式开始展开。
   
    一些企业在独立制定的劳动协议中也规定有教育休假的条款。由劳动协议所规定的教育休假的学习内容,一般被限定在职业教育和工会教育的范围之内,并且约有半数的人在休假期间的工资不能得到切实的保证。(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海外终身教育一瞥(五)
上一篇: 海外终身教育一瞥(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