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上海早期公共沙龙及其他(三)

摘自《满纸烟岚》


  
   《满纸烟岚》张伟著 上海教育出版社 2007年8月版 24.00元
   
   
   
“孤岛”艺坛----画报

   
    1937年11月,中国守军从淞沪撤退,上海及其周边地区沦入日本侵略军的魔掌,至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爆发,整整4年,上海租界犹如茫茫大海中的一粒尘埃,形成了中国抗战历史上一个极其特殊的“孤岛”时期。
   
    1939年6月10日,“孤岛”上创刊了一份《中国艺坛画报》,8开本,每期2张4页,逐日出版。刊物标明“电影戏剧综合图画日刊”,内容划分为电影、话剧和戏曲三大类,图文并茂,主要报道影剧消息、艺人行踪和艺坛综述。7月1日起采纳读者建议,扩大电影版面,增刊国外影坛新闻,并刊登明星照片,介绍新片内容。《中国艺坛画报》的版面庄谐并重,软硬兼蓄,对诸如上海女明星照片义卖展览、“王先生”影片法律纠纷、快活林公司片库火烧、上海业余话剧社慈善公演、大地影片公司从事抗战电影的摄制等艺坛新闻进行了大量报道,颇为引人关注。
   
    陈云裳是当时最红的女星,她主演的《木兰从军》曾风靡一时,影响及于大后方重庆,《中国艺坛画报》邀请她写《陈云裳自传》,逐日刊登,大大满足了影迷们的愿望。著名画家江栋良的长篇漫画《影人私生活》,以每人数幅、图文结合的新颖形式,分别对蔡楚生、孙瑜、黎莉莉、赵丹、白杨、顾兰君等40余位影人平时的生活细节和个人爱好进行了生动描绘,幽默夸张而不失真实;他的另一组连载漫画《摄影场切口图解》,则对“拷贝”、“开分厂”等当时电影圈内流行的俗语进行了通俗图解,为后人保留了当时特定的语境资料。刊物最引人瞩目的是连续刊登了夏衍、蔡楚生、阿英、于伶、费穆等进步影人的大量文章和对他们的专访。蔡楚生的《我们需要同情》叙述了自己在香港创办大地影片公司,拍摄抗战影片《孤岛天堂》的艰苦处境,他表示,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和恐吓,都将更发奋地工作,为“维护真理正义而奋斗”。费穆在《一群“糊涂蛋”!》一文中一改其谦谦君子的敦厚文风,严厉斥责了在国难期间昧着良心,只顾赚钱的庸俗影人。
   
    这些文章和刊物对抗战影片《孤岛天堂》、《白云故乡》的大量报道,在当时“孤岛”环境下会引起怎样的反响是可以想象的。9月中旬,一个上海话说不太流利,有着一串长长的头衔的人打电话到《中国艺坛画报》,责问刊物为何屡屡刊登夏衍的文章和大力宣传《孤岛天堂》。针对敌伪方面的仇视和恐吓,主编余以文明确表示:“《中国艺坛画报》虽然没有洋商背景的掩护”,但对“有独特之消息,无外来之阻挠”这令人艳羡的立场,“却有志做到”,表示自己不屈的立场。面对《中国艺坛画报》的顽强,敌伪方面又使出另一计,提出要投资收购刊物。余以文针锋相对发表《我的话》,凛然表示:“《中国艺坛画报》将以我的看法表现在纸面上,不能动摇,不能改换,若是她存在一天。”(刊第106期)一天后,余以文以宁愿玉碎、不愿瓦全的心态宣布刊物“暂行休刊”,时在1939年9月24日,《中国艺坛画报》在出版了107期后毅然断腕。(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海外终身教育一瞥
上一篇: 上海早期公共沙龙及其他(二)